第十五章,保卫安全警察

2019-08-29 作者:儿童文学   |   浏览(93)

  同样的银白月光也照在树林村这间不可侵犯的屋子的屋顶上,不同的是,这栋屋子里的煤油灯仍燃着。  

  保安警察胖胖的,一脸没睡饱的样子。他只要一开口,便气喘咻咻。偏偏他又很爱说话,才到丁家,就对穿黄色西装的陌生人发了一大堆牢骚。“先是为了找那个孩子,累了我一整天,然后在三更半夜把我从床上挖起来,现在我猜你又要催我赶路了。”他不高兴地说:“告诉你,我这匹马可不怎么强壮,平常我大都没有遇上必须催赶它的情况,所以还没有出过什么问题。但不管怎么说,我认为我们可以等到天亮再说。”  

图片 1

  “没错,”穿黄色西装的陌生人坐在丁家一尘不染的客厅里说:“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他把身体往后靠,翘起细长的腿,悬空的那只腿开始有节奏、轻轻地抖动。他的帽子套在膝上,硬挤出的笑脸几乎把两眼挤成一条线。“你知道吗?我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现在她跟他们在一起。我一看到他们抵达目的地,便转身直接回来。我想你们一定还没睡,而且担心得要命。你们一定找她一整天了吧?”  

  穿黄西装的陌生人还是和平常一样有礼貌。“丁家一家人从昨天一早便开始等着,”他说:“他们很沮丧。如果我们越快到那里,孩子可以越快和他们见面。”

第五章  爬山

  然后他举起一只手,不理会他们的惊呼,自顾去抚摸他那稀疏的胡须。“你们知道吗?”他蹙眉说:“我打老远来,就是想找一个像你们家旁边这样的小树林。有这么一个小树林,对我的意义很大,而且有你们这样的邻居,是件多么愉快的事啊,你们知道吗?我不会大量砍树的,我不是野蛮人,这一点你们应该可以看得出来。我只会砍一些树,只有几棵,你们绝看不出小树林有什么改变,真的。”  

 

        今天的天气正适合爬山,阳光不是特别的耀眼,又有轻风吹着,很舒服。慕容雪穿着一身休闲衣服,带着自己的爬山工具,一个旅行背包,一顶太阳帽,外加一个相机,很是清爽。这样的装扮平时是不会有的,那种和职业装不同的一种美丽散发出来,给人一种青春活力的感觉。

  他一边挥舞着雪白的长手指,一边低头微笑,接着又说:“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嘿,你们的小女孩和我就已是好朋友了。能看到她安全回到家,真是令人欣慰啊,不是吗?”他皱起眉头,说:“啧啧,真可怕,绑架!还好是被我碰到。嗯,如果没有我,你们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带走她的人,可是些粗野的乡巴佬喔,像这种目不识丁的人会有什么举动,实在很难说……”他叹了口气,挑了挑眉毛,然后又笑着说:“看起来我好像是世界上唯一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她的人了。”  

  “你怎么会这么关心这件事情?”警佬怀疑地说:“说不定你跟那些绑匪是一伙呢。你看到她被抓走的时候,就应该马上来报告才对。”  

        这边欧阳还在家里挑衣服,不是嫌这个颜色不行,就是嫌那个款式不好,如果是跟别人的话,就没这么多挑剔的,也就唯独面对慕容雪,仿佛自己都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不过为了和慕容雪过一天两人的日子,麻烦点也是心甘情愿的。挑来选去,到最后还是开车跑到外面去买了一件休闲衣服穿上。看上去有点阳光的气息,和西装的味道是完全不一样的。

  穿黄西装的陌生人忽然将身子往前一倾,长脸上的表情霎时僵硬起来。“嗯,对于像你们这样的聪明人,我也不用拐弯抹角了。有些人,遇到问题,就是不会动动脑筋把问题想出个究竟,这种人只会使问题变得更复杂。但是你们呢?我就不用多费唇舌去解释了。我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而你们也有我想要的东西。当然,没有我,你们可能也找得到那孩子,只是……等你们找到时,可能太晚了。因此……我要小树林,你们要小孩。这个交易就这么简单。”  

  穿黄色西装的陌生人叹了口气。“我总要先找出他们要把她带到哪里,才去报警吧?”他耐心地解释:“何况我不是一找到就回来了?丁家人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唔,把小树林卖给我了。”  

        慕容雪早已经在约定的集合点等候了,过了半个多小时,欧阳还没有来,本打算回去的,结果看到转身看到姗姗来迟的欧阳开着他的跑车过来了。本想骂他几句的,结果还是没有说出来。

  面对眼前这三张受惊的脸,他反倒是搓着两手,快乐地笑了起来,因为他觉得他们已默许了。“成交,成交了,”他说:“我一看你们就对自己说:‘你们是一群聪明而讲理的人!’我看人是很少看错的,我很少让自己失望。好,就是这样!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它写在纸上,给我小树林,并且在上面签个名。你们不会反对吧?这是让事情合法和清楚的最好方式。填好这个,剩下的就简单了,没有什么。你们去把本地的警察找来,我和他骑马去把小孩和犯人带回来。不行哦,不行,丁先生,我知道你很担心,但你千万不要跟着来。这件事情就这么办。你瞧!你那可怕的折磨不是要过去了吗?真高兴我能帮你们脱离困境。”

  警佬瞪大眼睛:“我的妈呀!你别睁眼说瞎话了!他们不可能这样做的,不管是朋友或陌生人,他们都不会把小树林卖掉的。你知道吗?他们是第一户搬到这里来的人。他们家每个人都骄傲得跟孔雀一样。他们不只以他们的家庭自豪,也以他们的土地自豪。现在你说他们把小树林卖掉,是不是?哇,哇。”他吃惊得吹起口哨。  

        “不好意思,雪儿,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你还没有吃早餐吧,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草莓味蛋糕。”欧阳这副献媚的样子,看着还真有点让人想要扁人的冲动,看的慕容雪,牙痒痒的,不过看在蛋糕的份上,还是不和他计较。

  他们骑着马以缓慢的速度默默地绕过小树林,穿过星光照耀的草地。走了好一会儿后,警佬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说:“你可以告诉我这一趟要走多久吗?我们还要走多少路呢?”  

        “我说欧大少,你这是不是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啊,来得那么迟?”边接过蛋糕,边讽刺几句才能过瘾。

  “还要往北走三十公里。”  

        “我这不是怕丢了雪儿的面子吗?穿得帅气点,这样才能配上雪儿的美丽啊?”这个样子更加让人觉得恶心。不过难得的看到欧阳开玩笑。

  警佬发出一声呻吟。三十公里!”他调了调横在马鞍上的长枪,又呻吟了一声。“就在前头那些山的山脚下吗?那还有一大段路,对吧?”  

        “噢?是给我争面子,还是为了招蜂引蝶啊,我觉得后者居多,所以我还是要远离你,不和你说,上车,开你的车,我就不开车了。”边走向车,边说几句损人的话。

  陌生人没有回答。警佬的手指顺着长枪油亮的枪管滑下去,然后他耸了耸肩,跨在马鞍上的身体看来有些沉重。“最好还是放轻松点,”他气喘嘘嘘地说,突然变得友善起来:“我们还要骑上三、四个小时呢。”  

        很快,两人开车就到了目的地,把车停了,向山上进军。

  陌生人仍然没有答话。  

        “我说欧阳,你是不是没有锻炼过啊,这才爬了多远 啊,你就爬不动了。?”这不才到半山腰,欧阳就叫着爬不动了,一定要停下来歇会。

  警佬又试了一下:“对这附近而言,这倒是件新闻──绑架。就我所知,以前这地方从没有过这样的案子,而我负责这地方的安全已有十五年了。”  

      一边拿着相机拍着周围的风景,一边跟欧阳斗嘴,这样爬山的过程也不会枯燥乏味。

  他等着。  

        “呼……呼……雪儿,不是谁都和你一样的,就你那金刚不坏之身,没有几个人比得过你,你比很多当兵的还能耐,我是很佩服你了,反正我做不到,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你没有当兵去。我爸他们部队就希望要你这样的人才。”

  “事情是很难预料的。”他的同伴终于回答。  

        欧阳并不知道慕容雪曾经被车撞过的经历,一直都疑惑为什么慕容雪喜欢关于军人的一切,自己却不去当兵。坐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休息,到半山腰了硬是不想往上走了。

  “对,这倒是事实。”警佬说着,整个人很明显地松懈下来。也许现在可以聊上一会儿,他想。“是的,十五年了。十五年里我也看过不少案子,但没有碰过这样的。当然,就跟人们常说的一样,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我们已经有座全新的监狱,你注意到了吗?这建筑可是一流的,那些家伙可有干净、舒适的地方住了。”  

        “有些东西已经错过了,不可能还有机会的,曾经也好,现在也好。既然已经成为了历史,又何必去思考呢?”慕容雪不禁的又开始想起那些不可能成为现实的一切,如果当年没有发生车祸,又或者时光能够回到当年,那么多希望这一切都能够改写,然而她知道这并不可能的。

  他呵呵地笑了笑,又继续说:“当然,他们不会在那里待太久的,巡回法官下礼拜就会到这里来,他很可能会把他们送到查理维尔的郡立监狱,这是他们对待重刑犯的方式。当然,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也有自己的绞架。只要绞架竖在那里,我想,犯罪的人就会少些。不过那绞架从没用过,因为就像我刚才讲的,他们把案情严重的犯人押到查理维尔去了。”  

        “雪儿,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觉得慕容雪很少说这样的话,直觉让他有些害怕。

  警佬停下来点了一根雪茄,愉快地继续说:“你对丁家那块地有什么计划?把树木砍光?也许在上头盖个房子,或开个杂货店什么的?”  

        “没事,只是有些过去你未曾参与,所以一直都没有提过,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你休息好了没,好了,继续爬。”说着,起身拍了拍身后的尘土,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假的,她还是原来的那个慕容雪。

  “不。”穿黄色西装的陌生人说。  

        “呵呵,那就不说了,继续爬山。不过雪儿如果真的有事,一定要和我说哦。我会帮你的。“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还是不继续问下去了,即使有事儿,也不知道能否帮上,但是能尽一份力也不错的。

  警佬等着陌生人继续说,却什么也没听到。他的脾气又暴躁起来。他皱了皱眉头,抖一抖雪茄上的烟灰。“嘿,”他说:“你是哑巴啊?”  

      “留着你说话的这口气,给我好好爬山。“不想和欧阳纠结这个问题了,慕容雪正色道。

  穿黄西装的陌生人瞇起眼睛,他稀疏胡须上的嘴巴,很不耐烦地抽动着。“我看这样吧,”他紧着喉咙说:“如果我先骑过去,你会介意吗?我很担心那孩子。我会告诉你怎么走,我要先骑过去看看那孩子怎么样了。”  

        “雪儿,你看,前面的那花,好漂亮吧,我们赶快过去看看。“欧阳这时看到一朵特别美丽的花,于是指着给慕容雪看。那花给他的感觉就是有点妖媚的感觉,让人一瞬间就把注意力放在上面,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不太真实,然而又真实的在眼里看得真真切切。

  “嗯,”警佬不悦地说:“好吧,如果你真那么火急的话。但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到了那儿再说。这些家伙很可能会做出危险的事。我尽量赶上你。我这匹马,实在不怎么强壮,即使我心里想快,我也不知道怎么让它跑快点。”  

  “好吧,”穿黄西装的陌生人说:“那么,我就先骑过去了。我会在屋外等你来。”  

  他仔细地解释完路径,然后举起穿钉鞋的脚朝老肥马的腹部一踢。老肥马随即缓缓向黑暗深处跑去。远处的山头边,已露出一点曙光。  

  警佬嚼着雪茄的残蒂。“哼,”他对他的马儿说:“你看到他那套鲜艳的西装没有?这世界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他慢慢地跟在后面,打着呵欠。稍后,他和陌生人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

本文由永利棋牌app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五章,保卫安全警察

关键词: 永利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