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妖拉法拉,Carl维诺

2019-09-06 作者:故事寓言   |   浏览(103)

[马达加斯加]

据说在绿河里有一座漂亮的城堡,城堡里住着一个水妖。水妖的头发很长,火红色,她叫拉法拉。她有一个小奴隶名叫伊加拉。 有一天,她们爬上了绿河,在金沙滩上玩耍。这时,国王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看见了她们,正当他伸手去抓拉法拉时,她纵身跳入了绿河,女奴伊加拉也跟着跳入水中。国王十分惆怅,闷闷不乐地回到小山岗上的王宫里。 第二天,他去见巫师,叫他占卜。国王说: 我看见两个非常漂亮的姑娘,我想娶其中一个为妻,但她们跳入水中,波浪淹没了她们。 巫师丢开占卜用的谷粒,说:孩子,是啊,这两个姑娘住在绿河的河底,没有我的帮助你是找不到她们的。 我该怎么办呢?国王问。 先找一个从来没唱过歌的黑人牧民,把他同五个金币一起交给我。 好吧,国王回答说,我同意这么做。 这驱邪符给你,你带着它躲在沙里,姑娘走到岸上时,你等她们晒干了,再走过去抓住她们的头发。 国王找来了一个从来没唱过歌的黑人牧民,把他连同五个金币交给了巫师。 国王照巫师说的做了,他藏进绿河边的沙里。不久,拉法拉同女奴从水里出来,国王一直盯住她们,当她们晒得相当干时,他悄悄向她们走去,一把抓住拉法拉的头发。 我想同你结婚。他对拉法拉说。 拉法拉什么也不回答,国王以为她是个哑巴。国王把她带进宫里,召集了百姓,他说: 百姓们,我给你们把拉法拉从绿河里带来了,她将当我的第一妻子。 百姓们问:她的父亲是谁?她的母亲是谁?她从哪里来? 国王不知道回答什么好。拉法拉和伊加拉仍然不说话,好象石头或干树枝一样,人们都摇着头走开了。 过了一些日子,拉法拉生了一个儿子。 有一天,国王到稻田里去。拉法拉的孩子哭了,母亲把他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拍着,唱歌哄孩子睡: 啊,我的生命,我的爱! 拉万鲁那哈那,拉万鲁那哈那,不要吵,不要吵她的歌声象小银铃发出的声音,国王的一个女奴听见了,当国王回来时,女奴告诉他说: 我的主人啊!当你不在时,我突然听见你的妻子在唱歌,她的声音象只小银铃。 你对这话能发誓吧?国王问,她真的会唱吗? 真的,女奴答道,我发誓,她会唱歌! 国王走进自己的王宫,藏在拉法拉和她女奴旁边的席子下。孩子又哭了,母亲又哄他,唱了起来。 国王马上从席子下面爬出来,叫着: 拉法拉啊,在没有看见我时,你原来会说话的! 拉法拉突然又变成了哑巴,国王亲热她,尽一切努力使她再说话,但拉法拉始终哑口无言。国王发火了,骂她,但她仍旧是哑巴。国王一气之下打了拉法拉,打到自己打不动为止。 拉法拉一声不响,只有泪水不断从眼里流出来。突然一声巨响,国王看见拉法拉的眼泪变成一股巨流,滔滔不绝地奔向绿河。拉法拉和伊加拉顺着这巨流向绿河而去。 国王把儿子抱在手上,去追妻子。 拉法拉,水妖!拉法拉,水妖!你回来,我给你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我的大儿子,我的小儿子,我的母亲和父亲!他喊道。 拉法拉回答: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你的大儿子、小儿子,你的父亲、母亲,不是给我的礼物! 国王又追着、叫着: 拉法拉!拉法拉!绿河的女儿!我给你我的大儿子、小儿子、父亲、母亲,一百个女奴和一千头牛! 拉法拉答道: 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你的大儿子,你的小儿子,你的父亲和母亲,一百个女奴和一千头牛,不是给我的礼物! 这时,拉法拉和伊加拉已到了绿河的中央,河中有一条巨大的鳄鱼,它眼神忧郁,在保护着水下的城堡。拉法拉对它说: 鳄鱼,亲爱的鳄鱼!你在睡觉还是在作梦?为什么绿河的女儿到了还不开城堡的门? 鳄鱼听到拉法拉的声音后感到十分惊奇,它急忙游到两个姑娘面前。水妖和女奴骑在它的背上,游过了七道围墙,当他们一游到大门口,门自动地向着拉法拉打开了,然后又马上自动关闭。 周围大大小小的鳄鱼在游动,身上都长着鳞片,它们看到两个姑娘后都高兴地说: 太好了!绿河的女儿终于回来了! 是她,最大的一条鳄鱼说:是她,我认出来了! 这时,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抱着儿子坐在岸上,继续叫着: 拉法拉,绿河的女儿,回来吧,我请你回来吧!你的丈夫在为你伤心! 就这样,他哭诉了很久,终于,两条年纪有几百岁的鳄鱼游来了,它们是拉法拉的父母派来的。 跳下来吧!鳄鱼说。 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说:不,我们不能呼吸,要死的。 一条年纪最大的鳄鱼说: 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们的! 国王同儿子一起跳人水里,他们连衣服也没湿,鳄鱼带着他们到了一座美丽的城堡前,拉法拉从城堡里出来迎接。她唱着歌,声音宛如银铃,她的后面跟着一大群女奴,每个女奴象拉法拉一样都是长头发。 绿河国王和王后很高兴,隆重地迎接了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和他的儿子,大家幸福地生活了许多年。 关于他们的幸福不必讲了,因为出自心里的话是永远说不完的。

从前有两个商人,他们两家正好隔街相对。一家有七个儿子,另——家有七个女儿。每天清晨,有七个儿子的一家便打开窗户,向有七个女儿的一家打招呼,说:“你好,商人!你的女儿们是七把扫帚。”另一个商人每次听到这话便生气。他回到屋里,气得哭起来。他的妻子看到他那副样子,也跟着难过起来。她每次都要问他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他总是不住地哭,也不回答。这个商人的七个女儿中,最小的一个也十七岁了,长得象画一样美丽可爱。她是父亲的骄傲和欢乐。有一天,她说:“爸爸,如果您真的象您所说的那样爱我,你就应该告诉我,什么事情使您烦恼。”“好女儿,住在我家对门的那个商人,每天早晨对我打招呼时说:‘你好,商人!你的女儿们是七把扫帚。’我站在那儿,不知道怎样来回敬他几句。”“噢,爸爸,您就是为这事烦恼啊!”女儿说,“您听我说,他对您说那些话时,您就这样回敬他:‘你好,商人!你的儿子们是七把剑。让我们打个赌:我让我的最后一把扫帚出来,你让你的第一把剑出来:看他们谁能先得到法国国王的节杖和王冠,并把它们带回来。如果我的女儿赢了,你就把你的全部货物给我;如果你的儿子赢了,我的全部货物归你。’您一定要对他这么说。如果他同意,就立个字据,写清楚条件,还要叫他签字画押。”父亲从头到底听完女儿这番话,惊得目瞪口呆。女儿说过后,他说:“可是,孩子,你明白你出的是什么样的主意吗?你想让我倾家荡产吗?”“爸爸,不用怕,这件事全包在我身上好了。您只管跟他打赌,其他的事都由我来做。”那天夜里、父亲整夜没合眼,心急火燎地盼着天亮。他到阳台上的时间比平时早一些,街对面的窗户还关着。突然,窗户开了,有七个儿子的商人出现在窗口,跟往常一样打招呼说:“你好,商人!你的女儿们是七把扫帚。”另一个商人正等着他说这样的话。“你好,商人!就算你的儿子们是七把剑吧。我们打个赌:我让我的最后一把扫帚出来,你让你的第一把剑出来,咱俩给他们每人一匹马和一袋钱,看他们谁能得到法国国王的王冠和节杖,并把它们带回来。我们把全部货物做赌注。如果我女儿赢了,你的全部货物归我;如果你的儿子赢了,我的全部货物归你。”另一个商人呆呆地看了他片刻,接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还摇着头,似乎在说对方发疯了。“这么说,你害怕了?你没有信心了?”有七个女儿的父亲说。另一个商人被激怒了,回答道:“我同意。我们就立个字据,签字画押,然后送他们出发。”他马上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长子。小伙子想到跟一位漂亮的姑娘一路同行,乐得心花怒放。不过,出发时,姑娘乔装成一个男子,骑着一匹小白马,小伙子才感到这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事实确实如此,两个商人立完契约后,马上发出“准备,出发”的信号,小白马风驰电掣般地飞奔而去,而商人儿子的那匹骏马却累得气喘吁吁,被甩在后面。要去法国,必须穿越一片人迹未到的茂密的森林,里面阴森可怕。小白马窜进树林,就象在家里一样熟悉,忽儿从右边拐过一棵橡树,忽儿从左边拐过一棵松树,忽儿又跳过冬青树丛,一路飞驰向前。相反,商人的儿子不知道怎样指挥他的骏马,先是他的下巴撞在低矮的树枝上,他摔下马来;接着,马蹄子陷进了盖着枯叶的泥潭里,马跌倒在地;后来,人和马都被荆棘缠住,怎么也不能脱身。姑娘骑着小白马已穿越了森林,在小伙子前面数里处奔驰着。要去法国,还得越过一座陡峭的高山。姑娘骑着马到了山坡时,已听到商人的儿子从后面追上来了。小白马径直朝山顶奔去,就象在家乡平原上一样驰骋自如,绕过了层峦迭嶂,最后到达山顶,接着又朝山下平原奔去。可是,商人的儿子勒紧缰绳,驱赶着马向山上跑,没跑几步,发生了山崩,乱石把他推到了山脚下,他的腿也被砸瘸了。这时,姑娘在去法国的路上已遥遥领先。但在到达法国之前,还要渡过一条河。小白马似乎十分熟悉,知道在什么地方涉水。它跳入水中,就象在平地上奔驰一样飞快地过于河。姑娘上了岸,朝河对岸一看,商人的儿子也到了河边,他用力踢着马肚子,让马跳入河中。但他不知道什么地方水浅,刚跳进水里,连人带马都被急流卷走了。到了巴黎,姑娘乔装成男子,到一家商店里当了伙计。这家商店专门为宫廷供应货物,老板就起用这个漂亮的年轻人给国王送货。国王看见这个伙计,问道:“你是谁?我看你象个外国人,怎么会到这儿来的?”‘陛下,”伙计回答道,“我叫泰姆佩里诺,原先在那不勒斯王宫里当雕刻匠,一连串的不幸使我到了这里。”“如果我让你在法国王宫里当雕刻匠,”国王问道,‘你愿意吗?”“陛下,我求之不得哩。”“好吧,我对你的主人说一声。”老板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让伙计到国王那儿去了。泰姆佩里诺从此就当了王宫的雕刻匠。可是,国王越是看他,就越觉得必有内情。有一天,国王将这件事告诉了母亲。“妈妈,我觉得泰姆佩里诺这个人很可疑。他的双手白嫩,腰身纤细,会唱会跳,会读会写。泰姆佩里诺一定是个我倾心相爱的姑娘!”“我的儿子,你发疯了吧,”太后回答。“妈妈,我敢肯定泰姆佩里诺是个姑娘,可是我用什么办法来证明她是个女的呢?”“我告诉你一个办法,”太后说,“带他去打猎,如果他只打鹌鹑,那就是个姑娘,因为姑娘的脑子里想的只是烤鹌鹑肉。如果他打金翅雀,那准是个男人,因为男人只是从打猎中取乐。”于是,国王给泰姆佩里诺一支猎枪,领着他去打猎。泰姆佩里诺骑上小白马,他不论去哪里,总要骑着它。为了蒙骗他,国王只打鹌鹑;可是,小白马每次看到鹌鹑,就掉头跑,泰姆佩里诺心里明白了,他不应该去打鹌鹑。“陛下,”于是,泰姆佩里诺说,“恕我大胆问一下,您觉得打鹌鹑是检验枪法好坏的办法吗?您打的鹌鹑已不少,足够烤着吃一顿的了,也打些金翅雀吧,可这是很难打到的呀。”国王回到王宫,对妈妈说:“不错,他打金翅雀,不打鹌鹑,可我仍然不相信泰姆佩里诺是男的。他的双手白嫩,腰身纤细,会跳会唱,会读会写,一定是个我倾心相爱的姑娘!”“我的儿子,再去试一次,”太后回答,“带他到菜园里去摘生莱,如果他细心地只摘莱叶,那就是个姑娘,因为我们女人比男人有耐心;如果他连根一起拔,那么泰姆佩里诺就准是个男人。”国王跟泰姆佩里诺一起进了菜园。国王开始摘生莱,他只摘莱叶。泰姆佩里诺正要象国王那样只摘莱叶,这时跟着一起进菜园的小白马咬着生莱连根拔起来。泰姆佩里诺心下明白,应该连根一起拔。这样,他很快地拔满了一篮,莱根上还带着泥土。国王带着他经过花坛。“泰姆佩里诺,欣赏一下这些美丽的玫瑰花怎么样?”国王问。但是小白马翘起嘴,朝另一个花坛唠唠。“玫瑰刺扎手呀,”泰姆佩里诺说,“您还是去摘丁香花和茉莉花吧,别摘玫瑰。”国王失望了,但并不死心。“她双手白嫩,腰身纤细,”他又一次对母亲说,“会唱会跳,会读会写,一定是个我倾心相爱的姑娘!”“我的儿子,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带他跟你一起去游泳。”于是,国王对泰姆佩里诺说:“走吧,跟我一起去河里游泳。”到了河边,泰姆佩里诺说:“陛下,您先脱衣服吧。”国王脱掉衣服,跳进水里。“你也下来呀!”国王说。就在这时,传来马的嘶叫声,接着小白马狂奔过来,口里吐着白沫,“我的马!”泰姆佩里诺嚷着说,“陛下,等一等,我的马受惊了,我得去追赶它!”她跑开了。泰姆佩里诺跑到王宫,对太后说:“太后陛下,国王脱了衣服在河里游泳,一些卫兵认不出他来了,还要把他抓走。他叫我来取他的节杖和王冠,好证明他的身份。”太后拿出节杖和王冠,交给泰姆佩里诺。她一拿到手,就跨上小白马,一面奔驰,一面唱着:“来时是姑娘,去时是姑娘,我拿到了国王的王冠和节杖。”她渡过河,翻过山,穿过森林,回到家里。她父亲打赌打赢了。

  据说在绿河里有一座漂亮的城堡,城堡里住着一个水妖。水妖的头发很长,火红色,她叫拉法拉。她有一个小奴隶名叫伊加拉。

  有一天,她们爬上了绿河,在金沙滩上玩耍。这时,国王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看见了她们,正当他伸手去抓拉法拉时,她纵身跳入了绿河,女奴伊加拉也跟着跳入水中。国王十分惆怅,闷闷不乐地回到小山岗上的王宫里。

  第二天,他去见巫师,叫他占卜。国王说:“我看见两个非常漂亮的姑娘,我想娶其中一个为妻,但她们跳入水中,波浪淹没了她们。”

  巫师丢开占卜用的谷粒,说:“孩子,是啊,这两个姑娘住在绿河的河底,没有我的帮助你是找不到她们的。”

  “我该怎么办呢?”

  国王问。

  “先找一个从来没唱过歌的黑人牧民,把他同五个金币一起交给我。”

  “好吧,”

  国王回答说,“我同意这么做。”

  “这驱邪符给你,你带着它躲在沙里,姑娘走到岸上时,你等她们晒干了,再走过去抓住她们的头发。”

  国王找来了一个从来没唱过歌的黑人牧民,把他连同五个金币交给了巫师。

  国王照巫师说的做了,他藏进绿河边的沙里。不久,拉法拉同女奴从水里出来,国王一直盯住她们,当她们晒得相当干时,他悄悄向她们走去,一把抓住拉法拉的头发。

  “我想同你结婚。”

  他对拉法拉说。

  拉法拉什么也不回答,国王以为她是个哑巴。国王把她带进宫里,召集了百姓,他说:“百姓们,我给你们把拉法拉从绿河里带来了,她将当我的第一妻子。”

  百姓们问:“她的父亲是谁?她的母亲是谁?她从哪里来?”

  国王不知道回答什么好。拉法拉和伊加拉仍然不说话,好象石头或干树枝一样,人们都摇着头走开了。

  过了一些日子,拉法拉生了一个儿子。

  有一天,国王到稻田里去。拉法拉的孩子哭了,母亲把他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拍着,唱歌哄孩子睡:啊,我的生命,我的爱!

  拉万鲁那哈那,拉万鲁那哈那,不要吵,不要吵......

  她的歌声象小银铃发出的声音,国王的一个女奴听见了,当国王回来时,女奴告诉他说:“我的主人啊!当你不在时,我突然听见你的妻子在唱歌,她的声音象只小银铃。”

  “你对这话能发誓吧?”

  国王问,“她真的会唱吗?”

  “真的,”

  女奴答道,“我发誓,她会唱歌!”

  国王走进自己的王宫,藏在拉法拉和她女奴旁边的席子下。孩子又哭了,母亲又哄他,唱了起来。

  国王马上从席子下面爬出来,叫着:“拉法拉啊,在没有看见我时,你原来会说话的!”

  拉法拉突然又变成了哑巴,国王亲热她,尽一切努力使她再说话,但拉法拉始终哑口无言。国王发火了,骂她,但她仍旧是哑巴。国王一气之下打了拉法拉,打到自己打不动为止。

  拉法拉一声不响,只有泪水不断从眼里流出来。突然一声巨响,国王看见拉法拉的眼泪变成一股巨流,滔滔不绝地奔向绿河。拉法拉和伊加拉顺着这巨流向绿河而去。

  国王把儿子抱在手上,去追妻子。

  “拉法拉,水妖!拉法拉,水妖!你回来,我给你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我的大儿子,我的小儿子,我的母亲和父亲!”

  他喊道。

  拉法拉回答:“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你的大儿子、小儿子,你的父亲、母亲,不是给我的礼物!”

  国王又追着、叫着:“拉法拉!拉法拉!绿河的女儿!我给你我的大儿子、小儿子、父亲、母亲,一百个女奴和一千头牛!”

  拉法拉答道:“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你的大儿子,你的小儿子,你的父亲和母亲,一百个女奴和一千头牛,不是给我的礼物!”

  这时,拉法拉和伊加拉已到了绿河的中央,河中有一条巨大的鳄鱼,它眼神忧郁,在保护着水下的城堡。拉法拉对它说:“鳄鱼,亲爱的鳄鱼!你在睡觉还是在作梦?为什么绿河的女儿到了还不开城堡的门?”

  鳄鱼听到拉法拉的声音后感到十分惊奇,它急忙游到两个姑娘面前。水妖和女奴骑在它的背上,游过了七道围墙,当他们一游到大门口,门自动地向着拉法拉打开了,然后又马上自动关闭。

  周围大大小小的鳄鱼在游动,身上都长着鳞片,它们看到两个姑娘后都高兴地说:“太好了!绿河的女儿终于回来了!”

  “是她,”

  最大的一条鳄鱼说:“是她,我认出来了!”

  这时,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抱着儿子坐在岸上,继续叫着:“拉法拉,绿河的女儿,回来吧,我请你回来吧!你的丈夫在为你伤心!”

  就这样,他哭诉了很久,终于,两条年纪有几百岁的鳄鱼游来了,它们是拉法拉的父母派来的。

  “跳下来吧!”

  鳄鱼说。

  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说:“不,我们不能呼吸,要死的。”

  一条年纪最大的鳄鱼说:“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们的!”

  国王同儿子一起跳人水里,他们连衣服也没湿,鳄鱼带着他们到了一座美丽的城堡前,拉法拉从城堡里出来迎接。她唱着歌,声音宛如银铃,她的后面跟着一大群女奴,每个女奴象拉法拉一样都是长头发。

  绿河国王和王后很高兴,隆重地迎接了安特里阿姆巴胡阿加和他的儿子,大家幸福地生活了许多年。

  关于他们的幸福不必讲了,因为出自心里的话是永远说不完的。

  高山等编译

本文由永利棋牌app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水妖拉法拉,Carl维诺

关键词: 永利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