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翻译及赏析

2019-11-28 作者:诗词歌赋   |   浏览(91)

南乡子

  一生简单介绍

田蚕事达成,思妇犹苦身。当暑理絺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持寄与客人。——南北朝·民歌《子夜四时歌·田蚕事实现》

  题南剑州妓馆  

  潘牥(1204——1246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字庭坚,号紫岩,闽县(今属广东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人。端平二年(1235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举人,调镇南军节度推官、抚州推官,皆未上。历浙西茶盐司幹官,改宣传教育郎,除太学正,旬日出少保潭州。淳祐三年卒于官,年八十六。有《紫岩集》。刘克庄为撰墓志铭。《宋史》、《明代书》有传。赵万里《校辑宋金元人词》辑有《紫岩词》意气风发卷。

深夜四时歌·田蚕事完毕

南北朝:民歌

田蚕事落成,思妇犹苦身。当暑理絺服,持寄与行人。——南北朝·民歌《子夜四时歌·田蚕事实现》

夜半四时歌·田蚕事已毕

惊恐倚阑干,阁下溪声阁外山。只有旧时山共水,依旧,暮雨朝云去不还。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月又渐低霜又下,更阑,折得梅花独自看。——清朝·潘牥《南乡子·题南剑州妓馆》

南乡子·题南剑州妓馆

恼烟撩露,留本人瞬住。执手藕花湖起程,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骇人听闻猜,随群暂遣愁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东魏·朱淑真《清平乐·三夏游湖》

清平乐·朱律游湖

宋代:朱淑真

恼烟撩露,留本身刹那住。执手藕花湖起程,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骇然猜,随群暂遣愁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23婉转,青娥,爱情,恋爱之情

  潘牥  

  ●南乡子·题南剑州妓馆

  生怕倚阑干,阁下溪声阁外山。只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暮雨朝云去不还。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月又渐低霜又下,更阑,折得春梅独自看。

  潘牥

  端平二年(1235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登进士第名列第三的潘牥,做过太学正、潭州太守等官,不幸于肆17虚岁的中年乍然谢世。那位海南奇才专长诗词,也贪恋风月,那首词确实是叁个很好的佐证。

  生怕倚阑干,阁下溪声阁外山。

  诗人当年定然较长期地游冶于这家南剑州妓馆。今朝旧地重来,难以挽留,自然免不了触目伤怀,于是冷俊不禁地提笔在这里粉墙上题写了这么的诗文。

  唯有过去山共水,照旧,暮雨朝云去不还。

  “生怕倚阑干”,劈头一句开宗明义就把词人来到此地的情机械钟露纸面。为啥“怕倚阑干”?当然是因为这儿在此楼阁上、栏杆旁经历过巨灾祸以忘怀的乐事。近期,楼阁还在,栏杆还在,可那一个美貌、莺声燕姿却梦日常消失了,时间的水流、岁月的风尘不知将她们飘向哪个地方?在气象下,诗人怎么可以不“生怕倚阑干”呢?

  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

  “阁下溪声阁外山”是小说家此刻倚凭时的所见,溪声与风景勾勒出一个诗的程度,诗人在注视那山色、倾听那溪水时,脑中萦绕的是对既往欢娱的倾慕和纪念。“只有旧时山共水,依旧”是在梦经常的纪念甦醒时,对眼下光景的感叹,那“山共水”的不更换反衬出人事变化的伤感,因而“朝云暮雨去不还”就成为历史的二个针对性鲜明的表示,它不光包涵情爱和粉黛的倩影,并且包含青春、焚烧的激情和心灵的灯火……

  月又渐低霜又下,更阑,

  下片是对没有的倩影的遐想和带有梦幻色彩的估摸:当年仙子般神采飘逸的她定然是乘鸾远去了,此刻在此明亮的月如霜的静夜,她只是在团獾脑苍孪露跃狄棺保整饰她腰间的玉佩、耳边的青橙。她可曾回忆当年在这里楼阁上与她共度良宵的他啊?目前日凭栏瞩望那恒久逝去了的倩影的她,已待得月落西沉,早霜又下,还迟迟不肯离去。在夜阑更深之际,他折来一枝梅花。独自睇赏。那春梅莫不是她留给的黑影呢?那样冷艳,那样莹洁,那样让她陶醉赞佩……(张厚余卡塔尔

  折得梅花独自看。

  潘牥词作者饱览

  此词有小题云:“题南剑州妓馆”。乃重返旧地,怀旧悼亡之作。

  此词起笔就说“生怕倚阑干”,那是干什么呢?下句即点明:“阁下溪声闻外山”。原本是因为怕听那“阁下溪声”,怕看这“阁外山”。这种发端突兀的插入笔法,极易引发读者。昔日曾与伊人朝暮共赏的阁外山水,怎不让人颓废伤情!“只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暮雨朝云去不还。”然则,近期这里只剩余历劫不改变的自然风景,还同过去相仿;那几个如仙的女士,却长久不会再次来到了。面临着前面不改变的山色,痛感“彩云易散琉璃脆,人间好物不结实”!无助这纤雨流云般的缠绵之情,总是留在心头。胸中郁结,不能不生龙活虎叹再叹,一吐再吐。“依旧”两字意气风发顿,恰如眼含热泪的殷殷的呜咽声。

  此词过片好似《红楼》中的宝二爷希望晴雯死后改为花神相通,表现了一片痴情。词人幻想着:“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如此雅观、和善的人,怎会死去啊?一定是产生仙女,乘鸾飞升了。诗人多么希望他所垂怜的人会在此月色朦胧之夜,乘驾飞鸾从天而至,来跟自个儿共叙离别之苦,怀念之情。他犹豫阁台,久久不愿离开,就像在伺机着那环佩叮咚声的传遍。当然,这是不容许的。待芳魂而终不来,月已西沉,寒霜又下,余辉更觉惨淡,飞霜寒气逼人。此处连用三个“又”字,写悉心中凄凉况味,道出了死别的狂暴现实。夜已深,但她照旧不或许归寝,红尘唯有情难舍啊。真情难以撇下,哀思又无能为力排除和解决。在此意兴阑珊之时,唯有“折得春梅独自看了”!那少年老成结悲切极了,其寂寞凄凉、哀苦无告之状历历如在目。折花独看时的情绪怎么着呢?恐怕难免要回溯过去他们在一块儿的时刻,以前的事悠悠,仍在心头。前段时间,凤去楼空,独有独对手里的梅妻了。春梅姿致韵秀,品格高洁,看见它,就像见到了所爱者的印象。万千思绪,皆从那“独自看”三字中传播。

  上片说怕见旧时山水,这里偏偏又折花独看,简来说之是显现了小编摆不脱、撇不下的悲思和情意的洋洋缠绕,真是越冲突越见深情。

  小词,贵在以情韵完胜。此词虽为小令,却有许多婉转之处。正如况周颐所说:此词“有尺幅千里之妙”。结句中又掩瞒多数婉转波折,哀感Infiniti,真可谓“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

本文由永利棋牌app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翻译及赏析

关键词: 永利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