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社团会员要工钱,看官法则谈升官之道

2019-08-31 作者:书评随笔   |   浏览(190)

摘要: 大学如官场,教授如官员,校园里的阴谋和阳谋。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0日书讯:近日,史生荣新书《教授之死》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史生荣,男,祖籍甘肃武威,生长于内蒙古临河,现在某大学人文学 ...

  文联任主席不开心的样子,大家很快就知道原因了,因为县委书记被双规了,据内部通报的情况,判刑是一定了。文联任主席经常挂在嘴上说县委书记指名叫他留下来继续当文联主席的。如今县委书记翻船了,他就应该考虑自己的新靠山了。
  任主席又一次写了报告:要举办名人大聚会,为县领导牵线搭桥,为本县招商引资搭建平台,计划规模150人。任主席拿着自己几天时间写成的申请报告,找县长来了。因为县委书记被双规,上级还没有派来书记的,县里最大的官就是县委副书记、县长了,所以,文联任主席就找县长来了。
  县长对于文联任主席的来访,当然是热情接待,因为自己想提拔起来当县委书记的,对本县的科级干部还是热情为好,不热情了,说不定哪一个科级干部告状上去,对自己的提拔就有了不良影响的。县长看了文联任主席拿来的申请报告,就说:“财政紧张,等一等吧。”
  任主席也不想放过这一次的机会,说:“上一次报告是300人的规模,您说财政紧张,今天我拿来的的精心准备的申请报告,我减少了一半人员,150人的规模。”
  “现在县委领导班子没有配齐,等一等吧。”县长的这一句话,就把任主席给难住了。县委领导班子齐不齐,是市委组织部研究的事情,只好等一等再说了。
  几天之后,有文件了,县长提拔起来任县委书记了,但是还兼任县长的。任主席又一次来找了。好几次也没有找到的。于是,任主席就打电话给县长,当然他知道县长已经提拔起来当县委书记了。接通电话后,说:
  “书记您好。文联的报告,从300人规模,精简为150人规模了,您即是书记,又是县长,请您审批吧。”
  “找秘书吧。”
  “我要亲自给您汇报呀。”任主席不想放过这一次打电话机会的。
  “你把报告交给秘书,他会给我说的。”
  “我还有事情需要当面汇报……”任主席说了一半,县长就挂了电话。
  任主席在文联开会时,就说了这一个事情。
  “领导真是忙呀,即是书记,又是县长,我汇报工作,就无法当面汇报了,叫我把申请报告交给秘书。这能和当面交流一样吗?本来老县委书记已经答应我了,文联的工作很有影响,就给文联拿几十万元,单独建一个小院,今后就不用和其他单位的人接触了。谁知道,书记被双规,马上就换了新书记,文联干什么工作,都需要我重新汇报的。想见一下书记,就困难多了。等一等,新县长上任来了,我还得马上汇报工作去。”
  大家感觉文联任主席的工作积极性很好的,但是县委领导班子经过这一次换人,就是一个考验的。一朝君子一朝臣,花钱的事情,领导都是需要思考的。
  文联其他的人,也没有闲着。《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自己印出来两本书。已经摆在了新华书店,影响不小的。有人对郭东亮表现出了极大的崇拜,著书立说,水平很高。一看书的封面,是作家出版社。这可是各省市作家翘首期望的北京有名的出版社。
  于是许多的作者想在《洪河风》发表文章的,就崇拜郭东亮了,有的给郭东亮一些好处,有的买一些礼品给郭东亮。现在的经济大潮冲击着各个领域,小学生、中学生就学会送礼了,走入社会当学校的教师了,请客送礼的事情,都知道怎么办了。你不给郭东亮什么好处,就不能在《洪河风》上发表文章了。
  于是有的教师,也想在出版社找人拉关系,就给郭东亮说了。郭东亮就帮助这一些老师联系了出版社,这一些老师也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集。有了成果的老师,就拿着自己的作品集,送人、赠阅、交流。
  有的人给我看了自己的作品集,我感觉现在的出版社,真是不负责任的,有的错误很明显,我就发现了,出版社的责任编辑、编辑部主任、总编辑三审四校对,他们就没有发现错误吗?
  有人给我说,现在一切向钱看,只要给了他们钱,哪一个出版社也是很胡闹的。我就不相信了。
  我有了一个机会,和作家出版社的一个编辑刘老师见面了,我就请教了一个问题。出版社的责任编辑,是不是分在出版社拿工资的,和不在出版社拿工资的?
  编辑刘老师说:“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必须负责任,都是拿着出版社的工资。不存在什么挂名责任编辑的。”
  于是我拿出来《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的作品集,是作家出版社的。
  编辑刘老师说:“这不是我们作家出版社的,你看看这一本书的责任编辑,就不是作家出版社的人。你再看看,郭东亮,笔名西明。作者是郭东亮,责任编辑是西明。这不是自己给自己的作品集当责任编辑吗?鲁迅的作品集,责任编辑是鲁迅本人吗?郭沫若的作品集,责任编辑是郭沫若本人吗?多少名作家的作品集,都是找了出版社的责任编辑来负责编辑的,怎么可以自己给自己的作品集当责任编辑呢?”
  “郭东亮如此开作家出书的先河,忽悠人的招数很奇怪的。在北京就没有这样的怪事,在你们这里,可以说忽悠了年轻的读者,忽悠了县领导的。你是文联的,应该向县领导说明真相的。”作家出版社编辑刘老师的朋友老李看着我,鼓励着我。
  “给县领导说了,郭东亮就记恨我的。”我有一点犹豫。
  “郭东亮欺上瞒下,你不举报,其他人也是会举报的。你是文联的人,你知道了情况,不给县领导如实汇报,就是没有原则的人,你怕得罪人,你就是读者的敌人,读者读了郭东亮的作品集,就会被忽悠的,你看着年轻的读者上当受骗,你于心何忍?”编辑刘老师进一步开导我。
  “都是一个单位的人,今后很多的事情,麻烦多了,我是不想得罪人的。”我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你不想得罪人,有人举报了,你是不是被郭东亮怀疑?你举报了,他怀疑你又怎么样?多少人实名举报,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的。”老李进一步给我分析情况。
  “我需要认真思考一下的。”我决定思考之后,再选择自己的正义行为。
  我来到办公室,就遇见一个事。办公室主任给我说:
  “这一个小伙子来几次了。缠着我们办公室,说,你们文联的人,工资两千多,他是文联的作家协会会员,最少也要给工资一千多吧?不给工资,就是不讲道理的。我们好言相劝,他就走了,他临走时还说明天还来的。你看看这一个事情,真是麻缠人了。”
  “我怎么没有见过他呀?明天他来了,你叫我过来,我和他谈一谈。”我感到有一个这样的作家协会会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有必要和他聊一聊的。
  第二天上午,小伙子真的来了。办公室主任马上叫我,说:“小伙子真来了。”
  我来到办公室,一看小伙子很精神的。我问他:
  “你是作家协会会员,有证书吗?”
  他拿出来作家协会会员证书,给我看。我一看,就问:
  “有了作家协会会员证书,这一个证书是谁给你办的?”
  “任主席给我办的。”
  “你交了多少钱?”
  “50元钱。”
  “你交了50元钱,办了一个证书。就想拿一千多元的工资,你会算计,真是不吃亏呀。”
  “现在的社会,一切为了发展经济,吃亏的事情,你们文联的人,也是不想干的。我是农民工,我也是不想吃亏的。”
  “你很有头脑,是一个作家协会会员的先进代表。谁给你办的证书,你就应该找谁要工资的。”我微笑着说。
  “任主席给我办的证书。我找任主席了,他说叫我找办公室主任的。我找主任要工资几次了,她不给工资。”
  “她叫你给我说的。她不给你工资,我给你工资行不行?”
  “行呀,只要有人给工资,我拿上工资就好了。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的。你给我多少钱工资?”小伙子很开心的样子。
  “你把工资册给我,我看看给你多少钱才合适?”
  “任主席没有给我工资册的,我想工资一千多就可以了。”
  “你想一千多,不行的。说不定工资册上是两千多的,我不能叫你吃亏吧?你找主席要来工资册吧。你看怎么样?”我拿出来我的工资册,给他小伙子看。
  小伙子看了看,就说:“主席不给我工资册怎么办?”
  “他不给工资册,每月给你两千多元也行的。”
  “他要是不给怎么办?”小伙子继续问我。
  “一不给工资册,而不给工资两千多元,这不是欺负农民工吗?你找公安局报案,不行,再去法院,你看见电视台播出的新闻法制节目吗?农民工依法讨薪,最后不是都胜利了吗?”
  “我找《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去,他和任主席给我办的作家协会会员证书的。最好还是和他说,能不去公安局报案,能不去法院打官司,只要能解决问题给我工资了,我就满意了。”
  “好。你有了什么困难,还可以找我。”
  小伙子说了“谢谢”,就出门走了。
  后来,小伙子又来几次,虽然没有要到工资,但是他要回了原先交的50元钱,把作家协会会员证书留给了文联,不再当作家协会会员了。
  外单位的人,得知文联的一系列现象,就哑然失笑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一些常常自以为是君子的人,怎么办一些这么荒唐的事情呢。   

近来看了某报纸刊登的新闻“大学团干之死”——合肥某工业大学34岁团委副书记陈刚因“升迁”绝望而跳楼自杀,此则新闻令笔者唏嘘、摇头叹息:看来“官本位”的意识以深入了官场“混”的人的心,并主宰了他们的思想世界。看来陈刚没有看过《官规则——千年官场中的升迁厚黑学》这本书,不知道官场生存的文化。《官规则——千年官场中的升迁厚黑学》,讲述了“官场中的升迁厚黑学的46条规则”。笔者看完《官规则》后,觉得这“46条规则”入木三分,道出了千年官场中的升迁规则——“搞定上司”是官场的“第一潜规则”,也是当今官场“升迁”的“法宝”。在此说说笔者的所闻所思。

图片 1

“买官”:话题敏感又忌讳

大学如官场,教授如官员,校园里的阴谋和阳谋。

“升迁”,一般人称为“进步”或“提拔”。即是在党政部门、企事业单位由平民升职为领导者以及由小官提拔为高一级的官。希望得到“升迁”是每一个在官场中“混”人的一种常规想法,说一个人如何高尚,一点都不在乎升迁,那是假话。中国人一般都习惯以升官论英雄,如果你干得很好,群众的口碑也不错,但是你没能被提拔,那社会的。但“升迁”是官场中一个非常敏感而又忌讳“公开谈论”的话题。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0日书讯:近日,史生荣新书《教授之死》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史生荣,男,祖籍甘肃武威,生长于内蒙古临河,现在某大学人文学院任教。已发表长篇小说《所谓教授》、《县领导》、《所谓商人》、《所谓大学》、《大学潜规则》五部;中篇小说《空缺》、《副县长》、《教授不教书》、《日子如波》、《真的好郁闷》等六十余部;短篇小说二十余篇,共计四百多万字。作品多次获多种奖励或被转载。《所谓教授》、《县领导》和《大学潜规则》出版后引起文坛的关注和媒体的热评;教育子女经验专著《培养女儿上北大》出版后,以实用的道理获《光明日报》等媒体的好评推荐并在台湾出版。获“首届甘肃省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作家协会理事。

“买”即用钱换东西,“买官”就是用钱换取官职。中国自古以来,就存在名正言顺的“买官卖官”现象,秦始皇时期,已有“栗千石,拜爵一级”的卖官规定;汉武帝时期,便设卖官制;清朝“捐”官更加盛行。“买官卖官”这一社会现象在中国几千年不衰。毋庸讳言,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的“交换规则”也流入不少地方的官场但已经成为“潜规则”了,诸多的人在实践这个“潜规则”且屡屡得手。有人说,“跑官”、“买官”像一块“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也有“营养”,也很“实惠”。

编辑推荐

潜规则是一种规则,以隐蔽形式存在的行为规则。虽然“隐蔽”但如遵循了“它”,则容易办成事。“跑官、买官、卖官”等“潜规则”是非正义的,但现在诸多“混”官场的人都“自愿加入”这个行列。河南省西华县原书记栾蔚东,任职期间涉嫌受贿330多万。“在送礼者中,不仅包括全县19个乡镇的几乎所有一、二把手,而且包括县监察局、信访局、司法局、审计局等十多个局、委、办的主要领导”,“送礼者的理由基本上都是为了取得栾蔚东对自己工作和个人进步问题上的关心和支持”。

小说通过描写一个普通大学教师的发迹史,透视出当今大学的各种潜规则。在感叹主人公人生悲剧的同时更该反思的是中国式的教育体制。

靠山:没有关系,步步难行?

内容提要

主人公东学潮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教师,,默默无闻,被身为银行主任的妻子抛弃后,发愤图强改变自己的生活,他千方百计以自己的研究成果为礼物,攀附上了校长,成为校长的科研打工仔和忠实的追随者,因此得到了校长的提携重用,官位职称权势节节攀升,爱情和事业也获得了大丰收,他本人也沉浸在这种成功和权势的喜悦之中不能自拔,因而更加刻苦努力信心实足,权力越大,学术越得心应手,名利也越大,如同被绑上了一辆名利战车,他一刻不能停止,只能奋不顾身一心一意以学术为幌子追求挣扎下去,如同上瘾,他贪得无厌什么都要,什么都不放弃,得到的越多,反而包袱越沉重。官场的争斗,学术的困惑,和几个女人的周旋,让他心力交瘁备受煎熬,以至于积劳成疾,在争夺副校长职位的煎熬和两人女人的压迫下,突发疾病死在了组织部的门口。小说并没有图解主题,而是以日常的生活,鲜活的人物,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幽默生动的语言,描绘了一幅当前大学知识分子的生活画卷,读来耐人思考叹息。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以为“只要能力强,就可以被提拔重用”,这实在是一个致命的误解”(孟宪利.《对机关的十大误解》;《杂文月刊》2008.7)。依笔者多年的所见所闻,一般的领导在“做工”时喜欢用能力强的人,但到了“提拔”是则不一定了。工作中能提拔重用的,除了“能力”的这一条件外,还有一个必备的决定性的条件——“关系”。这个“关系”,尽管你不是“皇亲国戚”,你没有靠山,但不怕——它是可以创造出来的。绥化市委原书记马德曾经在副厅级的职位上干了8年,为此他感到自己很不得志。他对人说,“自己也曾是一个有志青年,能力不比别人差,文凭还要高,上得却没有别人快”,“有些不如我的人,因为能送却已是副省级干部了……工作干得再好,不送还是上不去”(邵道生.《“趣”谈“三个一点点”》;《杂文月刊》2010.1)。马德觉悟后,给韩桂芝送去80万元钱,如意当上了绥化市委书记。

章节试读

那次听一个学者讲职业规划,他认为一个人的成功,首要的是选好边站好队跟准人,按他的说法,要成功,必须要满足这样几个条件:一是你自己要行,自己不行,一切无从谈起;二是领导要说你行,领导说你不行,行也不行;三是说你行的领导要行,领导本身说了不算数,或者领导本身再不能进步,你也不行;四是你自己的运气命运要行,运气命运不行,好事给你,却总有什么原因让你做不成功。对照这四条,他觉得自己已经很行,这些年不懈学习,已经算学问水平都不错的,其它三条,其实可以归结为一条,那就是跟准领导,有一个靠山。现在看来,这一条确实重要。可这最重要的一条,自己却完全忽略了,或者说没有去追求,所以才落在了人家的后面。其实自己也是有条件拜师找靠山的,中增长校长研究的,就是生态环境这个方向。一把手就是自己的同行前辈,这应该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如果是别的专业,还真找不到这么大的靠山。但他对中校长了解的太少了,也从没关注过,总觉得人家高高在上,和自己隔着什么,也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也高攀不到人家。现在想来也未必,越是地位高的人,越需要人给他帮忙,越有能力使用更多的人。东学潮决定查查有关中增长的资料,了解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机会。中增长本科是学气象的,后来搞植物对气候的影响,再后来扩大到生态环境,随着职务的升高,研究领域也在不断拓展,现在的研究项目很多,有气象方面的,有环境治理的,有植物动物和环境的,已经拥有三四个研究团队,研究成果也常在报纸电视里出现。但在一篇文章里中增长说,他最想搞也最有实际意义的,是种草种树改造荒漠改造气候。东学潮的心禁不住猛烈地跳动起来,他前一段自费搞的荒漠治理实验,就是通过种植耐旱植物来治理荒漠,从而改变生态环境和气候。这个研究虽然半途而废,但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拿着这个研究去晋见中校长,去投靠中校长,说不定能敲开中校长这扇大门,收下他这个拜师的徒弟。如果真的进入中校长的研究团队,成为中校长的弟子,或者进一步读中校长的博士研究生,成为他的嫡亲弟子,那么,就等于一步站在了巨人的肩上,不仅登上了很高的平台,也等于一下长上了翅膀,登高望远,插翅飞翔,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东学潮眼里放出了光芒,但心却跳得很是慌乱。他离中校长太远了,这么多年,从没有过实际的接触,碰面时他叫声校长好,人家也只是点点头,人家当然不知道他是谁,而且他每次见到校长,心里都有点胆怯,现在突然去找人家,见了人家又怎么开口。但纵使是刀山火海,也得去闯了,而且这么多年,也不是没闯过刀山火海,从中学到大学到留校,一次次都是闯过来的,一次次都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和心血,只是这一次,感觉不是那么理直气壮,甚至有点鬼鬼祟祟猥琐下贱。

现在一个人能否“进步”,有三个因素:你行,有人说你行,说你行的人行。其中“说你行的人行”是决定的因素。毋庸讳言,“时下某些官员能否升迁,学历、工作经历、职业素养等有时并非决定性因素,重要的是‘上面有没有人关照’”(雷辉.汤凯锋.《开年两月又5官员“非正常死亡”》)。现在如果一个人的“入仕升迁”,没有与“跑”、“钱”有关系,也不是“皇亲国戚”、“权力之人”、“关系之人”,完全是凭自己的真本事而上去的,那你真的遇到了“贵人”,真的遇上了“公平正义”,那你真的要“感谢”党和政府了。看了“大学团干之死”一文,我想起了一件事:几年前的秋天,笔者回家乡走了一趟。得知以前的同事已升了“官”,笔者便电话向其道贺。笔者说,论德、能、勤、绩,你无悔当这个“官”,只是太迟了。同事一听叹息道:夏先生啊!当今已不重这“四个字”了,以前就是犯了知识分子的“清高、正规”的通病,结果仕途碰壁吃亏,幸好还会“觉悟”。同事叹道“不知为何,官场变成这样,看惯了也看透了,只是无可奈何,只能随波逐流,否则被淘汰”。多年的经历,笔者也感到,官场的升迁,只有输赢,没有对错,而输赢并不在于工作能力的强弱,而在于对官场潜规则的把握和运用。

专业点评

小说通过描写一个普通大学教师的发迹史,透视出当今大学的各种潜规则。在感叹主人公人生悲剧的同时更该反思的是中国式的教育体制。

现在“在干部任免的实际操作中,主要领导人的意图起着主要的、决定的作用。干部考察部门往往以主要领导人的态度为转移,有倾向、有选择地搜集、反映情况,导致干部评价上的主观随意性很大。在‘长官意志’起决定作用的情况下,群众意见的‘征求’、组织部门的‘考察’、领导班子的‘集体讨论’、人大会议的‘表决通过’,都成为表面化、形式化的‘手续’和‘过场’。正是由于在干部的使用上存在着‘领导说了算、下面跟着办’的实际运作机制,跑官要官、卖官鬻爵的行为获得了实施的蔓延的条件”(陈烽.《失衡的政治生态》;《改革内参》.2007.5)。

邪道:“买官”成必然成趋势?

现在一些真正品德好、作风正、工作踏实、有能力,得到老百姓认可并在实践得到证实的好人被提拔重用了。但毋庸讳言,也有不少的人是通过关系,跑官买官卖官的邪道上去的。笔者认为,如果通向“升迁”的目标路径有“不公平”的机会的话,“有心”的人必然去走“邪道”,如果“邪道”成功率高,那“邪道”必然成趋势。

在“官本位”,“跑官”、“买官”的官场“酱缸”的浸泡下,官场之人不染者难,清者也难生存。看到那些能力不及你的人,通过“跑要”、“买卖”,而成了“官”成了你的领导,而你的经济也不差,你“服”吗?你看得“破”吗?看到那些德、能、勤、绩都不及你的人,但平步青云升职升级,你真能安之若素平静如水吗?既然放不下“做官”这个“荣誉感”,社会上也存在“买官卖官”这个“潜规则”,而且诸多的还成功,你自己又有经济能力,为何不去“赌一把”呢?现在“民间流传的‘三十不跑无望,四十不买无救,五十只等退养回家’。因此,处在这个年龄边缘期的很多人为了使自己的官位获得再提升往往内动心机而‘背水一战’”(王志光.《“腐败诱因”例说》;求是理论网.2010.4)——呜呼!

笔者问一同事:“在‘跑官买官卖官’现象中,怨谁?”其答:“这问题像‘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的关系’难以讲明,也不敢讲明”。是啊大道理大家都明白,只不过“不说”“不能说”罢了,只是“悄悄地去做”罢了。“安徽省阜阳市这些年查处的几个腐败案件,涉及副科级以上干部八九百人,其中副处级以上干部200多人,这些人既有行贿者,也有受贿者”。“不行贿就无法‘进步’,靠行贿升了官,官照样算数,如此对比鲜明的用人导向,无异于在鼓励公仆往不干净的路上走”(文静.《“干净”的易与难》;《党政干部文摘》2008.5)有人说,不会摇尾巴的狗在这个世界是无法生存的,除非你不当狗。这话过分点。应该说,在“主人”面前不会摇尾巴的“狗”,是无法生存的,但,这句话用在“潜规则”的“跑官”、“买官”中是很合适的。

本文由永利棋牌app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文豪社团会员要工钱,看官法则谈升官之道

关键词: 永利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