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从自家的高级中学路过,短篇随笔

2019-09-06 作者:书评随笔   |   浏览(129)

摘要: 炎热的夏天,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教室里,电扇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拼了命的甩着脑袋,可天气并没有因此降低多少,反而使大家更加离不开它了。因为是自习,老师没在,所以女生穿着齐B小短裙和好学生们集体坐在前排唠 ...

似乎每个人的身边都会有几个胖子,而这些胖子曾经承包了你很多课堂笑点。他们好像就是上天派来搞笑的,使老班头疼的对象。他们是吃货,但却是心地特善良的人,因为他们的心思都放在吃这件事情上了。

图片 1

炎热的夏天,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

高一换座位的时候也不知道班主任怎么想的,竟然把我安排在倒数第二排。经验告诉我搞笑的人都坐在最后两排,这让天生笑点低的人怎么办啊。你说说,这要是我上课忍不住笑出声了,老班你还得找我谈话是不是。但谁叫你有最大的话语权,我就认命吧。

回到班级的陶启程,在语文课上一直发呆,老师讲的什么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眼前的影像都是父母在王老师面前低三下四的样子,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陶启程想着只有学习成绩好了也许老师就会看得起他了,所以从那一天开始陶启程决定用成绩来改变自己。

教室里,电扇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拼了命的甩着“脑袋”,可天气并没有因此降低多少,反而使大家更加离不开它了。因为是自习,老师没在,所以女生穿着齐B小短裙和好学生们集体坐在前排唠嗑,至于为啥不坐在后面。嘿!因为大家无聊的光着膀子坐在后排。

钱大胖,可以称霸整个校园体重界的重量级人物,学校拔河比赛老班最喜欢的人物,体检时都能让体重计转两圈又重新返回原地的人物,去讲台拿张试卷回来地板都能颤抖的人物竟然和我并排,幸好和我同桌隔了一个走道,要不然真不知道如果我今后有什么不测到底是被笑死的还是被挤死的。被挤死真不是夸张,他连板凳都比人家的矮一截就为了把腿塞进桌子下面。真是可怜了班长了,从开学到毕业一直都在一起坐同桌,我是说真的,他俩不知道什么孽缘,高中三年都在一个班,连分科以后的班主任也是我们高一数学老师,这个数学老师当即就决定班长还是班长,钱大胖的同桌还是钱大胖的同桌。哎,数学老师也是无奈啊,只能委屈班长了。对于这个,我也只能给同情心了。

放学的时候陶启程借了同学的笔记,他想把落下的课都补上,尤其是物理学了好多电路图的知识。张鹏一行人拿着饭盒丢在陶启程的座位上

就这样,平地一声雷。

钱大胖,不是只喜欢吃,还喜欢吃过好吃的以后数钱,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将自己桌子上的小存钱罐拿出来数数有几个钢镚,数完以后还不忘再把存钱罐晃几下,弄得有些还没睡醒的同学瞬间清醒然后带着怨气的眼光无奈的看着数钱的大胖。我觉得他应该天生就喜欢和钱打交道,你看他姓里就带着钱。一开始班长收班费的时候,他跟在班长后面负责点钱然后再把钱装进买零食用的塑料袋里,谁要是敢不交他立马就能把那人缠住,挤人家座位,顺势把人家抱住,当然了,我说的是男同学哈,女同学是都会交班费的。他光缠着人家还不算,还要捏人家脸,闹人家痒痒,嘴里还不停笑着说:“你交不交,你交不交!”你说谁能受得了一个胖子的折磨,哪还有不交班费的。从此以后,班长收班费的时候身后总会跟着拎着塑料袋的钱大胖。那场景真是吓人恐怖,地板都跟着颤抖,谁还不交班费啊。

“打饭去!”

“收班费了!收班费了!2块4毛钱。”团委站在讲台上高呼。

刚才不是说他坐在我同桌走道旁边嘛,哎,我们连讨论晚上吃什么他都能听见。

陶启程看着眼前的六个饭盒,把手里的笔捏的颤抖,他心中积聚的怒气和怨气像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

“2块4?没零钱啊!怎么办?”

“哎,哎,你们晚上去几食堂啊”钱大胖头伸着朝着我们这面凑。

“让你去打饭,听到没。”

“又他妈收班费,老师缺德呀!”

我同桌受不了他的大脸离她那么近,就对着我说:“不一定,我们都是到食堂门前才决定的,你要干嘛啊!”

张鹏踢了一脚陶启程的桌子,书撒了一地,陶启程立刻站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出拳头,就被其中两个人踹了两下腿肚子,陶启程小腿抽经一样的疼。班里剩下的几个人看着陶启程,眼里全是同情。陶启程最后还是拿起了饭盒去给他们打饭了。每次排队只能打一份饭,他就一个一个地排,排了七次才轮到他给自己打饭,可是七次下来,食堂剩下的饭早就凉了,有时候甚至菜都没有了,只能打上一点凉的米饭,有时候米饭没有了就只能吃饼子。吃饭的的时候,陶启程被迫和张鹏一行人坐在一起,有什么好吃的菜的时候,陶启程一点也吃不到,有什么洋葱或者辣椒的时候,他们就都给陶启程。吃完饭后,其他六个人拍拍屁股就走掉了,陶启程一个人又拿着七个饭盒去水龙头那里洗饭盒。来来往往的同学看他一个人拿那么多的饭盒,议论纷纷,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和蔑视,陶启程不仅被逼迫,还成为了同学们眼中张鹏的走狗。

“最少还是要交两块半呀!”

“我是想让你们帮我带饭的,我得去打球,嘿嘿”钱胖子的声音本来就搞笑,更别说他还嘿嘿了,哎,我和同桌受不了了,总不能不让一个大胖子去锻炼减肥吧。不过,后来我们不就这么想了!

洗饭盒的时候,陶启程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陶凯旋和李展正好路过,他们看到陶启程手边摆着六七个饭盒不禁心生疑问

“老师这是要发啊!”

“那个,我要吃一食堂的饼,你给我买两个豆干包,一个酱香饼,一个培根饼。。。。。。”我天那,直接就说给他带,不是要减肥吗,怎么还吃这么多,看把我同桌吓得,哎,真不懂这些胖子的世界,你看看,吃这么多。

“哎,启程,你怎么洗那么多饭盒啊?都快上课了,不进班吗?”

“你个二货,收的是你妈的班费吗?”

看着钱胖子那胖手在乱摁那小小的计算器,我轻轻问我同桌:“他干嘛呢”

“哦,是你们啊!”

“你他妈敢骂我,找屎呀!”

我同桌捂着嘴,忍不住还是苦笑说:“带的饼太多了,口算算不过来多少钱了,哎,咱俩今晚算是跑腿的了!”

陶启程看到老朋友瞬间有些慌乱,他涮了涮饭盒,赶紧甩掉手上的凉水,抹到棉衣上擦了擦。

“哈!哈!老子刚好有几毛钱零钱。”

吃的太多了,连钱都算不过来了,这得带多少啊,我们两个女的能拿的过来吗,就算拿过来了,这一路上我们得受多少白眼啊。人家肯定会说这两个女的怎么那么能吃,这以后还了得啊。哎,现在就算我和同桌后悔都来不及了,都答应了只能自认倒霉了。

“顺便给同学洗的。”

……

好不容易等他算好了,也是不容易啊。我都怀疑计算器坏没坏,那东西还是班长的呢。反正也经常听钱胖子在那对着班长贱贱的说什么你的我的还不都一样啊,大家一起用,我下次还帮你收班费这些话。

陶启程不敢看两个好朋友,眼神一直飘忽,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老朋友他会感到尴尬,那可是他从小玩到大的老伙计了。

就在同学们议论纷纷之时。传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有俩同学打了起来,起因不明。大家第一时间围观了起来。

终于最后一节课下课了,钱胖子抱着球冲去操场,留下一脸茫然的我和我同桌。尴尬了一会我们也得冲着去食堂了,不冲是真的不行啊。这个该死的学校,每天吃饭时间就那么点时间,大家都得冲着去食堂,俺班还是离食堂最远的距离。去晚了好吃的都被抢完了,运气不好的话连饭都没有了,更别说吃了,再说了这次还得给人家带饭呢!我们就是对难姐难妹,就是跑腿的命。

“启程,你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们,别自己一个人扛着。”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这是息事宁人的。

费劲千辛万苦终于从食堂超市火拼回来到教室也差不多开始看新闻了。趁着这段时间我们还能好好地吃顿饭,l聊聊八卦什么的。

“嗯,我知道,你们先进班吧!”

“打的好!打的好!”这是不怕事大的。这时小毛上前拉住其中一人,很快又有其他人上前拉架。

钱大胖也在新闻快要开始的时候回来了,有时候都在怀疑打篮球的那些人在这点时间里连热身都不够啊!这个连动一下都要流汗的人,更别说打了20多分钟的篮球了。一个像球似的大胖子穿着湿透的衬衫缩在自己的座位上拿着袋子都快被撑破的饼大吃特吃,谁知道这种情况下,他还有心思看我和我同桌吃什么,也是醉了。

“那我们先走了。”

“不要打了,都是自家兄弟。”很快这位同学放弃了挣扎,气喘吁吁地坐在一旁,那个打架的人也气呼呼的坐在一旁。不过少年之间的关系就是那么微妙,不一会儿又快乐的聊起天来。

“那个,小韩,你们吃的。。。那薯片。。。卖我一袋呗!”他真的是连头都没抬一下,嘴里还吃着豆干包,啰里啰嗦的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其实,在陶启程第一次被打之后他就想去找两个好朋友,但是他想了后果,也许只会给他们造成麻烦,带来更坏的结果,还有可能连累他们被开除······恐惧和懦弱最终还是打败了其他的想法,他宁愿一个人撑着。

小毛叹了口气,坐在一旁看起闲书来。“小毛快掏团费!”团委上下摆动着他那厚重的嘴唇。小毛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拿出两块半钱,扔给了团委。

哎,我们连吃个薯片都能给他看见。“不用了,你吃吧,反正也不多了,就这点了。”我同桌就把我们当时吃剩下半包薯片给了他,也就半包了还是吃剩下的,谁还能要他钱啊,大家都是同学是不是。哪知道这货在看新闻的瞬间瞥见同桌和我在吃花生米,竟然说了一句让我哭笑不得的话,你说,他是天生来搞笑的么。

另一次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陶凯旋看到了张鹏正在把饭盒丢给陶启程洗,陶启程的眼里充满了难过和委屈,他倔强的神情和张鹏的逼迫让人看着很是气愤,陶凯旋走上前去

“我可没零钱啊!”团委说。

“小韩,你不赠送一个啊”他可真的是没有脸红,到是把我们弄得心惊。说实话,一开始我们还真没弄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后来他咳嗽一下用手指一下花生米包装袋我们才知道他指的是那个花生米。

“你们在干什么?”

“没事,剩下的一毛钱,给你买糖吃吧!”

“不好吃,你要吃啊?”同桌真是凭良心说话,真不是不想给他吃,是真的难吃,谁知道我们就刚吃第一口就被他看见了。

“干什么,互相帮助啊!”

团委愤愤的拿过钱,狠狠的盯了一下小毛。不过这一切小毛没有发现罢了。

“不碍事,给我尝几个再说!”反正我看他那视死如归的表情算是知道了,今天我们要是不给他吃,那可是要跟我们干仗的。哎,你说你好不容易打篮球减下来的肥膘,一顿饭就给补回来了,比减下去的脂肪还要多。同桌为了保住俺俩的小名,果断地将那超级难吃的花生米递了过去。

张鹏笑着对陶启程说,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只留下陶启程和陶凯旋在水龙头那里站着。

小毛笑了笑继续看他的闲书,突然发现在刚刚团委的脚下掉这一毛钱。小毛凭着拾金不昧的精神,拾起了那一毛钱,看了看。不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小毛凭着多年看闲书的经验,发现那是一枚1999年的一毛钱,价值不菲的一毛钱。价值好几百的东西呀!要是买出去能卖多少好吃的啊!

“呸,怎么那么难吃,不要了,给你给你,难吃死了”钱大胖就差没说脏话了,都说了难吃难吃,还不相信,现在怎么样,还不是猛灌纯净水漱口。真是的,为了吃什么事都能尝试。

“他们是不是一直欺负你?”

在面对这赤裸裸的诱惑下,小毛没有把持住。就当小毛要独吞那枚一毛钱时,团委返了回来,向地上张望,当看到小毛手上的一毛钱时,径直向小毛走了过来。

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后来的很久钱大胖都没有让我们带饭,因为他扬言要减肥,所以晚饭就不吃了。你以为他真的不吃么,那你就真的错了。好几次晚上放学回家,我都看见他在路边吃油炸,也只能当做看不见了。吃货从来不觉的吃会是一件丢人的事,但是我知道钱大胖一定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晚上在路边会因为饿而去吃油炸。减肥哪有那么容易,大家心知肚明。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也管不了。”

“还给我!”

钱大胖没有像大多数的男生一样选择理科,而是去了文科。因为政治老师说:背书能减肥。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背书能减肥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真的。钱大胖不知道是因为文科班美女多还是因为政治老师的话刺激到了他,反正他是去了文科班,我和他也就没有在同一个楼层了,姐毕竟是理科啊。

说完陶启程拿着饭盒转身离开了。他心里明白陶凯旋是担心自己,为了他好,但是他们根本不是张鹏的对手,再拉他进入进趟浑水,不行。除了为他们打饭,打热水,洗饭盒,和偶尔不顺心就拿陶启程当出气筒之外,陶启程还要帮张鹏洗头。见缝插针的欺侮让陶启程每天都活在焦虑和恐惧之中,一边是无时无刻不在的欺凌,一边是想要翻身的重压,陶启程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这苦只有他一个人承受。毫无意外的,陶启程的成绩又下滑了,本来就看他不顺眼的班主任在月考之后自然少不了对他的冷嘲热讽,各种奚落。对于学习,在尝试着最后一拼的壮烈后,陶启程由原来的迷茫,难过变得麻木接受无所谓了······在青春期跌跌撞撞的过程中陶启程最终倒在了泥水里,不愿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可是生活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可怜软弱就放弃对他的折磨

“为什么?这是我应得的。”

现在毕业了,虽是同一座城市,但我还是没有遇见过他。

515宿舍里,陶启程碰掉了张鹏的袜子,不小心踩了一脚,他赶紧说了对不起,捡起来就要去把袜子洗干净,张鹏看见后不依不饶

“快点!我不想和你费话,要是老班知道钱不对,看他弄不死你!”

每个吃货都喜欢吃,每个吃货都没有什么心机。

“我这袜子五块钱买的,你赔我五块钱,还有,我欠了王健三块钱,你也一起还。”

见团委搬出了老班,小毛思前想后,摸出身上仅剩的一元钱,说“我拿这一元和你换好不好。”团委想了想,准备接向那一元钱,不过看了看小毛手上的一毛钱,突然发现好像在电视上看见过这样的一毛钱,好像还价值不菲。难怪小毛舍不得那一毛钱,我可不能让他得了便宜。

不管将来怎么变化,他的本性里都有善心。

“我没有那么多钱。”

随后,团委向小毛说“不行,老班那里的帐不能不对头”

这点,我深信不疑。

“我不管,这周还不上,下周就再加八块,下下周再还不上再加八块,你看着办!”

“草,你他吗二逼啊!多给你钱都不要!”小毛急了,把那一元钱甩向团委身上。

即使不再联系,即使他变成我不认识的样子。我仍然相信他是个善良的胖子。

家庭不富裕的陶启程除了每周的固定生活费,就只有两块钱的零花钱,每周还要留出来一块钱回家时给弟弟买火腿肠吃,听到张鹏的话他的心犹如磐石重压,那天晚上他又没有睡好。眼看着马上就星期天了,他不知道回家后该怎么问父母多要十六元钱。周五放学那天,班长通知说要交班费,每人两元,陶启程心里更纠结了,这下要多要十八元。

团委也急了,扑向小毛身上,小毛也和他厮打了起来。“出了什么事,小毛你怎么挨打了。”小毛的兄弟过来了,二话不说参加进打斗中来。“大嘴你怎么了?”(大嘴是团委的外号,人如其名)这是大嘴的大哥来了。平时俩帮人就不是很对眼,不一会就酿成了大战。

胖子从我的青春路过,请善待每一个你身边搞笑的胖子。

回到家后,陶启程一边帮母亲烧着柴火一边想着怎么开口问父母要钱。其实,陶启程很少问父母多要零花钱,因为家里穷,所以他从来都不想让父母作难,除了小时候不懂事,哭着问父母要零花钱,通常都是给上陶启程一毛钱买糖豆吃,除此之外,他的父母再也没给过其他零花钱。可是这次如果不要,那么下次要还的更多,想了很久陶启程还是决定开口。

不过这一次老班来的很及时,“老班来了!”一声高呼。人们随之而散,只留下了死死不肯放手的大嘴和小毛。老班像拎小鸡仔子一样将他俩拎起来。

“妈,学校下周要交班费呢!多给我十八元钱吧!”

坐班室里,俩人交代了为什么打架,然后一直低头不语。老班用手指敲打着桌面,在手的一旁静静地躺着那罪魁祸首——那一毛钱。

“啥,交啥班费要那么多钱?这周你爸没回家,等下周他回来了再说吧!”

“这么说你们就是为了这一毛钱?”二人不语。

陶启程心里难过又生气,丢下柴火,对着母亲耍了点小性子。第二天母亲多给了他两元钱,陶启程回学校去了。到了学校,陶启程决定把生活费拿出来一点先还给张鹏,张鹏却说他要一下还清,所以陶启程只能一次就还给张鹏16元。陶启程上哪去弄那么多钱给他!

“这一毛钱有那么值钱?”老班把玩这一毛钱,两人齐齐的点了点头。

星期一上午班长让大家交班费,有的人没带,一共收了25元钱,剩下的同学都写了欠条。陶启程看着班长在讲台上数着钱,他心里有了一个念头······

“算了,算了,这一次就不喊家长了。以后你们长大了,难免要互相用到对方,都是同学那有那么多的纠纷。”一见不用喊家长二人都面露喜色。

老班见此说道“不过,死罪免去,活罪难逃。你们两人快回去给我一人写一份检查。”,二人都说好,扭头便走。

“等等,拿走这一毛钱。”老班指了指桌上的一毛钱,小毛上前那走了那一毛钱。

等走出了办公室,小毛看了看手上的一毛钱,这一刻他觉的这一毛钱很烫手,便塞给了大嘴。大嘴一愣,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这是不义之财,我不想要。”

大嘴又随之一愣,将这一毛钱又塞给了小毛。

“不,这是你的,你不要,我更不能要。”

小毛笑了笑,说道“你表哥不是卖古钱币的吗?让他换了钱,你再改天请我吃饭吧!”

说完便又递给了大嘴,大嘴想了想,便收了下来。

等大嘴回到家后,把拿它出来看时,傻了眼。

上面的数字刺昏了大嘴的眼,2014.

本文由永利棋牌app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胖子从自家的高级中学路过,短篇随笔

关键词: 永利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