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的故事,一个黑帮老的爱恨情仇

2019-10-04 作者:书评随笔   |   浏览(131)

摘要: 林寒接到小强电话的时候,正在像猪一样的酣睡。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小强公鸭嗓子的叫声,哥你到底还来不来啊,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兄弟们都来了,就等你呢。林寒慵懒的看了一下表,六点二十,然后说,好的我一会就到。 ...

这是我的第一篇短说,故事均发生在身边最好的朋友身上。听着轻快的歌曲,脑神经思维就这么推赶着我写啊写啊。

“猪儿”的生日

林寒接到小强电话的时候,正在像猪一样的酣睡。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小强公鸭嗓子的叫声,哥你到底还来不来啊,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兄弟们都来了,就等你呢。林寒慵懒的看了一下表,六点二十,然后说,好的我一会就到。

“卵子战队”?不会吧!你LOL坑的更B一样,还想组战队?人倒是齐全,可这战绩足以把人吓3丈远吧!

“猪儿”的书名是朱建,长得猪头猪脑的,性情温和老实,邻居有什么红白事,都愿请他来帮忙。本姓朱,工友们给他取了一个歪号叫“猪儿”。

林寒,十九岁,外号黑面苍龙,A市黑社会傲龙家族老大,自幼丧父,十六岁出来闯荡一手创建了这个社团。小强和小伟是他的左右手,小强,十八岁,外号笑面飞龙,为人机灵,一肚子坏水,社团开国元勋之一。

你又想坑大哥,你看你自己的维恩每次打团都打脸,一过去就被秒,还玩ADC,你就玩玩你拿手的鳄鱼和盲僧得了,都是奇葩~一个个搞得跟专家一样,借口倒是不少。呵呵~大哥又在那里偷笑。

张博士的书名是张成功,喜欢看文学书。有闲余时到茶馆坐坐,当起业余评书人,工友们感觉他有文化人的味道,给他取了一个歪号叫张博士。

小伟,十八岁,外号冷面傲龙,自幼在少林寺学武八年,善打拳,重义气,沉默寡言,社团开国元勋之一。

我们这帮人在一起有10个年头了,性格各异却能玩到一块去,还算团结。加在一起也有10来个人。一下班就去网吧坐一排玩最热门的游戏,大哥是个老好人,在我们当中最大,人缘也最好,没有脾气重情义。反正就是不会拒绝人,有人说大哥是个滥好人,还有人说你们这帮坑B天天瞎混,大哥天天给你们插屁股。

宋滚滚的书名是宋伟,长得体壮腰圆,如果井下有什么笨重的体力活,工友们得叫上他帮忙,工友们给他取了一个歪号叫宋滚滚。

林寒拿着刚买的礼物到达酒店的包间时,满屋的喧嚣戛然而止,。小强笑道说哥,我以为你不来了呢,你不来大家也不敢开始啊。林寒坐下来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都是自己兄弟没那么多规矩,再说今天兄弟的生日,没有大小大家尽情的玩乐。顿时整个包间的场面又开始热闹起来。

前年大哥结婚的时候兄弟们都去了,都从武汉赶到后湖为他庆祝,可以说是我们结婚中最热闹的,大哥的哥哥帮他搞了6俩豪车气派十足,说到底大哥的在追他老婆的时候兄弟们都帮过忙,当时大哥在新疆出差,除了干活天天闲的蛋疼,大哥亲戚给他介绍了个姑娘,大哥不善言词,但也每天都打打电话,发发短信,跟在大哥旁边的浩子和万宝就开始出谋划策。

陈酒罐的书名是陈潇洒,每天一到晚上,只要不上夜班,至少也要喝一杯酒,工友们给他取了一个歪号叫陈酒罐。

林寒扫了一眼屋里的人,小强的旁边坐着他的女朋友圆圆,也是此次宴会酒店的大堂领班。在她旁边安静的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再就是永远是冷面孔的小伟,还有七八个兄弟,全是社团的骨干。林寒又看了看陌生女孩,披肩的长发,大眼睛,皮肤白皙,标准的美人胚子,穿着一身校服,这样的打扮和屋里的人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此时可能注意到林寒正在看她,马上脸红红的低下了头,手不停在玩弄桌布。林寒心想,呵~~现在还有这样的女孩,有点难得啊~

开始推广大哥:大哥是天下间最好的男人,非常会照顾人,勤劳又老实。非常实在的人。慢慢汤嫂子就开始认定大哥了。大哥是个非常肯花钱的主,不管在哪方面。爱面子和装B是大哥的强项。可以在这方面做到巅峰造极。短短半年大哥就把汤嫂子哄到手了,回去都是直接飞回去的。

他们四人是铁杆的兄弟,平时有时间都喜欢聚在一起吃喝玩乐,有时互称呼歪号,有时也互称兄弟。

小强这时候介绍说,这是圆圆的邻居小轩,周末不上课在家无聊,跟着出来玩的。林寒拿起酒杯客气的说道,初次见面干一个吧。小轩慢慢抬起头,还是脸红红的怯怯的说,不好意思哥,我,我不会喝酒。小强接着说嗨,大哥跟你喝你就喝就喝一杯就好,这时候别的兄弟也跟着说,大哥跟你喝酒你不喝,不给面子是吧。小轩赶忙解释道,不是的,真的不是的,我真的不会喝酒啊。

大哥的家在后湖,一路过后湖的“田光河”就开始介绍,说这条大河以前埋了好多死人。原来这里是一方土,后来我的爸爸就跟队里的人一起每天拿把乔铲子挖啊挖,就挖了这么大一条河出来了,现在河上面架的主桥。起码听了5遍了,每次我都是主动问的,一问大哥就来精神了。大哥是个非常讲究的人,天天把自己打扮的精神十足,一点灰尘都不能有。一遇到街上的洒水车就跑十几米远,我说:大哥又开始装B了。

有一天,“猪儿”用手机打通班长的电话,请了一天休班,邀请好友:张博士、宋滚滚,还有隔壁的陈酒罐,在家里庆祝自己50周岁的生日。

说实话此时的林寒有点尴尬,毕竟守着这么多的兄弟,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面子,但是想想就一小孩还是算了吧。于是自己端起杯一饮而尽,说道算了,还是个学生别难为人家了。大哥既然发话了,兄弟们也没再说什么,大家都喝到差不多的时候。小强说大家还是去歌厅唱歌的吧。林寒骨子里不是爱热闹的人,于是站起来说,算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小强他们也知道大哥不喜欢热闹,今天这样的场面能来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于是说道,大哥既然要走,我们也没办法,那我们自己玩的了。圆圆站起来说道,大哥你顺道把小轩送回去吧,她爸妈不允许她回家晚了。本来小轩准备自己打车回家的,但是考虑到刚才没和林寒喝酒,可能是惹着他了,所以也没说什么,只轻轻的点点了头,算是答应了。

结完婚汤嫂子随大哥来武汉定居了,大哥在武汉工作嘛,为了更好的方便俩口子在一起,大哥决定去外面租个房子,那天我们三个在离双方单位都不远的地方开始觅房……找房可是我的强项啊。

一大早,“猪儿”的妻子——蔡花在家里忙碌着,又是宰鸡,又是杀鸭,准备生日筵席。“猪儿”骑着自行车往矿上的菜市场驶去,购买一些酒烟菜等生活用品回来。

林寒和小轩出了酒店,上了他那辆破吉普。这车已经成了林寒在A市的一个标志,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喜欢户外狩猎,就买了这车一直没舍得扔。小轩的家在郊区,大概需要二十几分钟的车程。林寒故意开的很慢,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不过基本上都是他在说,可能是害羞的缘故,小轩的话很少,安静的看着窗外,微微打开的车窗吹进一阵暖风,飘逸的长发配着那张绝世的脸庞,宽大的校服也遮挡不住那傲人的身材。林寒的心瞬间醉了,以前他根本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可是现在他知道他错了。小轩在小区的门口就下了车,说是害怕她家里人看见。

先前走了几家,快烂的木头门和木头床,旁边还一个衣柜,还有个小阳台在外边,阳台上面打了一个小卫生间,妈呀。卫生间建在阳台上,那下面还有人在走……价格倒是适中400/月。我们主要是想找个带厨房的,当时我跟小周都在那边租了房子。我找的那间房倒是挺大的,就是黑了一点,卫生间厨房超大,还有一间大房,500一月,大哥最终在小周租的房子附近落地,可没多久就天天喊:“没阳光,好黑呀!。真无语。

能干勤快的蔡花在家里忙个不停,在圆座上摆满了佳肴美味,“猪儿”上街后早早地回到家,也帮着妻子忙前忙后,迎接亲朋好友的到来。

小区是A市环境最差的那种贫民区,到处脏乱不堪,也没有路灯,林寒说那你回家吧,我就在车上远远跟着你,看着你到家我再走,要不我不放心,小轩犹豫了一下说,那好吧再见。

大哥从原先的天天跟兄弟们在一起瞎混瞎玩到结婚后“独立”转变。虽然偶尔也出去玩玩,但不那么勤快了。后来又购置了一台电脑算是彻底稳定下来了。俩口子每天都在外面上上班,又有自己的小窝,还算幸福,关键是大哥的‘厨艺’了得。我们也偶尔跑去骚扰一下大哥,喊他出来吃吃饭什么的。

蔡花从厨房里跑出来,拿着手机递给“猪儿”,原来是远在广东打工女儿打来电话说,她不能回家给自己的老爸祝贺生日,女儿在电话里祝贺老爸:生日快乐!保重身体! 在井下注意安全…… 女儿在外有许多话想给爸说。“猪儿”说,少聊一些,电话费太贵了,把手机给关了。

林寒在回来的路上把车停在路边想了很多,自己可能是喜欢上她了,可是又想到自己的身份和她完全是两条道上的人,这可能吗?挣扎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小强的电话。小强说到什么事啊哥,林寒说,我需要小轩的全部资料,明天就给我整理好送过来,今晚你生日你先忙吧。小强说,我也不熟悉我问圆圆吧,明天答复你。林寒说,好的明天我等着,正要挂电话,小强突然问道,不对啊哥,你要人家资料干嘛?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林寒突然老脸一红,故作恼怒的说道,叫你准备就准备那来的那么多废。小强嘿嘿笑了半天,说道好吧,明天保证完成任务。林寒说道,忙你的吧,别闹事,玩的开心点……明天别耽误工地的正事。小强说,放心吧哥,我办事你就放心吧,说完就挂了。林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启动车子一路黑烟消失在那茫茫的夜色中……

有一天大哥跟我说住的都蛮好就是太黑了,好黑啊,没阳光。我说大哥都住了快一年了,本来单位也跟我们租了房子住,这边的房租不停的涨,从当初了500/月开销到现在的700/月开销还是有点难以承受啊!一年就是8400元,后来大哥跟汤嫂子商量了一下说搬回原先的宿舍住,反正都是兄弟们在一起,原先的房子是3室一厅的房子,俩口子一间房也还过得去,汤嫂子有点不乐意,但也不说什么。好像跟大哥是一路人,有什么都不爱说出来,憋在心里。其实可以看出来汤嫂子不喜欢这帮不务正业的兄弟们,整天就爱到外面瞎玩,瞎吃喝,不是那种靠谱的主~

中午12点,大家上座,亲朋好友举起酒杯为“猪儿”家人敬酒。酒过三巡,大家敞开心胸地聊了起来。

《这是以凄凉的自传体写的,试着先投一篇,如果有朋友喜欢请给凄凉留言,凄凉保证会不留余力的更下去,如果没喜欢的就算了权当写着玩吧》……2014年01月26号凌晨一点

现在大哥一提起当时的决定就后悔莫及,早知如此就不搬了,是我听大哥说的最多的话了。

张博士发话了:今天是“猪儿”大哥的生日,大家喝酒只喝个高兴,不能喝醉啊! 才对得起我们的“猪儿”大哥。陈酒罐,宋滚滚,你俩是喝酒的江湖高手,我张博士酒量不及,请各位海涵!

大哥也喜欢玩,每次出去吃饭唱歌都少不了大哥,而且玩起来比谁都要疯狂,而且特别猥琐~喝酒算什么,钱算什么,喝嘛,吃嘛~大哥风范是别人模仿不来的。

张博士,你说个屁话,你就比我们多吃一点儿墨水,我们不知道什么叫“海涵”,我们这里没有海水,只有酒水。我不是没有给你喝过酒,你也是半斤不醉吗,本人八两酒只是勉强、勉强,来哦,大家一杯一杯的来。在旁边的陈酒罐敢紧“驳斥”张博士有点假打。

搬来这边后大哥开始不安定了,每天跟着兄弟们在外面玩,冷落了汤嫂子,而汤嫂子又不说~这样累计了半年,在我看来,这半年他俩形同陌生人般在一起,除了睡觉,汤嫂子也不管大哥干嘛。而大哥是个智商高情商为零的人。严峻形势都没有看出来。反正兄弟一句话立马到位。陪兄弟要比老婆多!

宋滚滚搭话了:这样行不行?我们比比手劲,谁输了就喝酒。

爆发是迟早的事,汤嫂子越来越看不惯身边的这帮朋友,对大哥的信任几乎降到冰点,一个人辞掉工作走了。留了几件衣服回老家了,这可把大哥给搞郁闷了。大哥似乎还没有发觉问题的严重性。回丈母娘家时却遭到排挤,没办法大哥爸爸妈妈出动也没能挽回局面。

张博士说:你仗着一身的肥肉,来给我们拼力气。那好,我出一个迷语,如果你“地滚滚娃儿”猜不出你喝酒哦,猜对了我喝酒?

汤嫂子喜欢一个人,90后,在很多稍大一点的人眼中都显得不成熟,喜欢看小说,爱情小说,言情小说,虚幻小说等。我记得当时我结婚的时候大哥和汤嫂子都去了,大哥却为我的婚事忙的不可开交,为我放鞭炮,接姑娘,而汤嫂子却在我家二楼看手机,从上午9点一直看到下午5点回去。中间除了吃饭以外其实时间全部在看手机小说,我妈妈说你怎么一个人在上面看手机啊,怎么不去跟他们玩啊,她说没事,不用管我。个人想法也有点虚幻,可能在现实和虚拟中无法自拔了吧!

陈酒罐在旁边冷笑说:你们俩个都不要争了,还是大家一杯一杯来公平。

俩人虽然是在一起,但是一个喜欢陪兄弟玩和爱玩英雄联盟LOL,还一个是整天活在虚拟的梦幻中。交流的太少了。在吵架的时候都各自一词。

大家都晓得你陈酒罐的酒量,我们能给你拼吗?不行!决对不行!李博士有点急了。

大哥舍不得失去她,天天拉我们喝闷酒,尝试了各种办法最终还是好聚好散了。说到这如果大哥看了又会触到痛点。但是这是一个现实的事情,咱不得不接受现实,在离婚签字之前,我们都劝过大哥,让他不签,一签就完了,可汤嫂子说你如果想追我就把字签了,然后你在来追我,大哥信了,可在我们这么多人心中都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哥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结果……大哥又被忽悠了,签完字换掉手机号出去人也找不到了,大哥说我还要等她5年。在签字之前俩人矛盾闹到最严重的时候,大哥还每月从信用卡里套现给他打了2000元钱,一直打到签字后。我们都劝他,可无法挽回。

兄弟伙,大家都不要争了,“猪儿”敬大家一杯。大家畅快地将一杯酒喝得个底朝天。

新的开始规划要从现在说起,在每天面对大哥工作的同时也在不停的劝说着大哥,她不可能在给你机会了,买房才是你现在的当务之急,你才28岁,还不能算成熟的时期。男人40一朵花,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好的,不能在让父母为你伤透了心,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人生才正真刚开始,我们单位对面不是在建房嘛!好好存5年钱,你33岁,到时候在武汉买一个房,就算你是二婚也照样能找到一个好的媳妇。大哥同意了,可还是隐隐约约有种不舍的情怀。

各位弟兄,嫂子敬大家一杯。不过大家喝高兴就是了,不要喝得太醉了,明天还要下井上班,大家不要过分劝酒,酒喝多了要伤害身体。

大哥的转变真的很大,经历过这次大事以后,很少出去玩了,身上充满了正能量,一万多的信用卡贷款在3月的努力工作中就还得差不多了,外面别人还欠大哥1万的外债。如果是好的东西大哥会去,大哥有了新目标,我说你虽然难受感觉被骗了,可不能强迫别人做什么,但是你可以让别人看到你的变化来让她打内心的后悔才行。是啊!人不能强迫谁,不能赌气讲狠~从自己的一举一动改变一个人对你的看法才是最关键的。

陈酒罐接着说:你们是知道我的,酒要天天喝,一天不喝,心头就慌。今天是“猪儿”大哥的生日,今天要在这里喝个安怡,喝个痛快。我们又是棋友,又是牌友,又是邻友,感情深,我敬“猪儿”大哥一杯,感谢平时对我关照!

大哥在没结婚的日子里受了不少委屈,自己从来不主动惹事,每次干架都是为兄弟们,在KTV等场喝酒喝多了经常会碰到一些不愿发生的事情,结果真到PK的时候,大哥每次都遭到误伤,等干架完毕,每次都是大哥被拖到医院抢救,哎~打架确实不是大哥的强项,但是每次一喊就去。我劝大哥说:“要懂得学会拒绝人。

“猪儿”说:各位弟兄!我今天请各位来聚一聚,大家图的是两个字,“友谊”,酒适量,要多吃菜。

我这是从侧面写了大哥故事,也整体概括了大哥的性格和生活。你身边有一个像大哥这样的好兄弟吗?反正我心情不好会拉大哥出来喝酒说道说道,开心会与他分享。

张博士敬大家一下,猪儿大哥说得对。今天还要给大家说明一下,大家就不要喊我“博士……博士的”,我又不真正的博士,喊得我好别扭,别人还真以为我是什么博士呢。

张酒罐说:你以为想叫你张博士……?是大家抬举你,你还在真的做起梦了。我什么酒没有喝个,我还是“喝酒博士”呢。

大家都“嘻嘻哈哈”地大笑起来。

各位兄弟,我宋滚滚,没有什么本事,就是有一身肥肉,还算有点力气,我算不算是“大力博士”呢?

陈酒罐说:你宋滚滚从地下钻出来想当“大力博士”?你记得不?有一次,你在井下采煤时,你那身的肥肉被垮落一堆岩石卡住,你这位“大力博士”一下子变成了“无力博士了”,在岩石下无法动弹的滋味好不好过啊?幸好岩石垮落下来没有把你压实,还是兄弟们救了你,你才逃过这一劫……

陈酒罐,你也不要说我,你那一次喝酒上班,在猴儿车上掉下来受了伤,是不是酒精给害的?那次矿上严肃处理了你,你长记性没有?宋滚滚回应道。

宋滚滚与陈酒罐面面相觑,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你两个不要打嘴巴仗了,在岗位上搞好自己的安全。我张博士再敬大家一杯酒,不过是最后一杯酒敬大家了,本人已经不胜酒力,各位弟兄,你们喝好……

蔡花笑咪咪迎上来,说道:张博士说得对,明天大家都要下井上班,喝好就行了,不要喝醉了。

陈酒罐说道:大嫂,我们四个烂兄烂弟喝高兴了,这是最后一杯酒……祝“猪儿”大哥生日快乐!福如东海!

作者:杨林森

本文由永利棋牌app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哥的故事,一个黑帮老的爱恨情仇

关键词: 永利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