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祥夫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网文资讯

2019-10-29 作者:书评随笔   |   浏览(136)

摘要: 1月12日晚,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劳动妇女王桂花》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该书作者、著名作家王祥夫,编辑家、评论家程绍武,作家黄土路,评论家李浩等嘉宾以及观众50余人参加了分享会。 《劳动妇女王 ... 1月12日晚,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劳动妇女王桂花》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该书作者、著名作家王祥夫,编辑家、评论家程绍武,作家黄土路,评论家李浩等嘉宾以及观众50余人参加了分享会。 《劳动妇女王桂花》是王祥夫的最新短篇小说集,收录了《怀鱼记》《伤心蘑菇》《发愁》《劳动妇女王桂花》《卟的一声细响》《雨夜》《乔其的爱情》《爱人》《玻璃保姆》《桥》《房客》《最后一盘》等12篇短篇小说,既有表现农村现实生活和农民生存状态的作品,也有展示市井平民生活的题材,语言流畅,人物鲜活。通过小说人物的普通对话,表现人物内心的矛盾,反映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人的本性。同时,体现了作者惯有的创作态度:对生命的真切关怀,对底层饱含爱意的温情关注。 王祥夫总是以一个说故事者的身份,注视着他所生活的社会,而后将故事以简约、精确的叙述方式,把我们带进故事人物的心灵世界中,去分享那或悲或喜的生命经验。王祥夫擅长在边缘人物的生活里寻找生命最根本的意义、最初的感动和最后的愤怒,而他最出色的是他那画龙点睛般收尾。他的小说往往都是在收尾后才开始波澜荡漾的。他的短篇小说是写于诗的穷尽处和现实的开始时,因而仍带着诗的那种模糊多义,给人回味无穷。 王祥夫在与程绍武的对话中谈到,“如果作家是一把刀的话,它一定要在三块石头上轮番打磨。面对众生,这三块石头分别是同情、正义和斗争” 。他还表示,“文学只能是文学,文学不是故事,不是哲学,文学是艺术,文学不能与文学无关。”他搞收藏、画画和写作,但只有在写短篇小说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艺术家。因为,短篇小说既是作家的艺术,也是读者的艺术,是作家和读者最私密的沟通方式,是作家与读者最近距离的交流。 在发布会上,王祥夫还透露了自己写作获得成功的秘诀——找好角度。写作要找到最适合题材的切入点,才能写好一个故事。他还说,“真实性是小说的根本,短篇小说与长篇小说相比,难度在于短篇小说藏不住‘丑’,稍有一点瑕疵都会被读者发现,所以写短篇小说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不敢偷懒,要一口气写完。” 程绍武在发布会上对王祥夫的作品给予高度的评价,他说,“《劳动妇女王桂花》的名字非常接地气,又很有画面感和冲击力,让人印象深刻。”他还说,“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怀鱼记》里的老乔桑,这个小说给人的命运感很强,而且自始至终贯穿着雄厚的‘气’,故事虽然荒诞可笑,但却让人觉得真实可信、有说服力。” 与之前出版的作品相比,新书《劳动妇女王桂花》延续了王祥夫小说的一贯风格:虽然采用传统的叙事方式和白描手法,但能设置错综复杂的人性矛盾来显现;看似普通的生活事件,在小说里能收放自如,留给读者更多的想象与思考。无论是从故事的选取、切入、表达方式还是语言运用,他都匠心独运,每个故事,都会触及人性的琴弦,可谓余音绕梁、荡气回肠。 本次活动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单向街联合主办。

永利棋牌app,《文学即人学》近日,知名作家、编辑家、文学评论家汪兆骞的新书《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在新书发布会上,汪兆骞谈到,他写作这部有导读性质的书,是希望读者从多元、人性、文学和审美的角度看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作品

摘要: 在2015年岁末,出版界有一种流行的观点是,称这一年为“小说小年”。由于小说创作时间跨度等多方面原因,文学领域时有出现有趣的“大年小年”之感。而2016年一开年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各类小说新作层出不穷,尤其多 ...在2015年岁末,出版界有一种流行的观点是,称这一年为“小说小年”。由于小说创作时间跨度等多方面原因,文学领域时有出现有趣的“大年小年”之感。而2016年一开年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各类小说新作层出不穷,尤其多位名家如王安忆、黄永玉、冯骥才等推出新书,同时“70后”中坚力量作家如路内、石一枫等新作亮相,都令喜爱小说阅读的读者应接不暇。而代表市场热度的“IP小说”,也同时大量进行推介。而在与出版方的交流中,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还有一批名家原创小说即将出版,2016原创小说以“大年”的势头拉开序幕。文坛名宿:王安忆《匿名》进行全新探索今年开年小说的丰富之感,首先是名宿作家新书纷纷在展会亮相。人文社推出被称为王安忆文学创作四十周年之际又一次全新探索的新书《匿名》。小说以一场绑架案开端,一个退休返聘在民营外贸公司的上海老头被误会为卷钱跑路的老板“吴宝宝”,在经历了黑道绑架、审讯、失忆之后被抛入一个叫做“林窟”的大山的褶皱之中。远离了现代城市文明,遗忘了姓名、身份和来路,改变了身形面貌,只记得语言与文字。在褪去了文明的外衣之后,他不得不进行人类的二次进化,在这片原始蒙昧的匿名天地中艰难求生。此外,该社还推出冯骥才的短篇小说集《俗世奇人》与黄永玉的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八年》,均为引发关注之作。该社还预计在下个月推出著名作家贾平凹的长篇小说《极花》。另外,订货会上记者从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了解到,该社将在年内出版多部名家新作,如张翎的长篇小说《流年物语》,叶广芩的短篇小说集《去年天气旧亭台》等。“70后”作家:历史大道上寻找小路严肃文学领域,70后作家从崭露头角到渐渐在评论界和读者中产生影响力。这次订货会上,知名“70后”作家路内携手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长篇小说《慈悲》。路内之前的作品,充满黑色幽默和机智调侃,对工厂生活有着出色的叙述和再现能力。新作仍是和工厂有关的小说,然而却不再是怅惘的青春追忆,而是将笔触放到了父辈身上。从主人公十二岁逃饥荒,写到了他五十多岁下岗。与此相对应的历史时期,是国家的三年自然灾害到90年代的国有企业改革。路内对此说道:“评论家陈晓明老师说,面对一个非常广阔的历史大道,有时候对作家不是一件好事。我想我需要找一条属于自己的很窄的小路,去看看能不能用小说来达到我想要说的东西。对小说里面的人物也好,对我父亲这一代的人也好,他们所经历的半个世纪的历史,表达我的尊重,这段历史是由所有经历过的人们背负走过的。”写精神不舒服要上档次徐则臣、戈舟、石一枫、李浩、马笑泉等几位知名70后作家在订货会上集体探讨小说创作。石一枫小说新作《世间已无陈金芳》近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讲述了一个乡下女孩在城市的成长过程。谈及创作他认为:“纯文学小说一个特点是写人在精神层面的不舒服,这里面有高下之分。有些小说一天到晚也在说我的内心很痛苦,我的人生很迷茫,但是你会发现他那种不舒服,想要解决很容易,只要给他一点钱,给他一点权力,他就舒服了。我觉得那种小说本质上还是土鳖进城的心态。那种不舒服看起来挺深刻,看起来挺浩瀚,实际上档次不高。而一些小说,比如戈舟的小说,你会发现里边的主人公你给他足够的钱,给他足够的权力,给他足够的社会尊重,他会变舒服吗?他依然会不舒服。一旦写人的精神不舒服,写到这个份上我觉得这就叫上档次了。”推荐阅读:2016年会成为长篇小说大年吗?:

世界文学;诺贝尔;人学;诺贝尔文学奖;文学

永利棋牌app 1

《文学即人学》

汪兆骞

现代出版社

近日,知名作家、编辑家、文学评论家汪兆骞的新书《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回顾诺贝尔文学奖自1901年迄今一百多位得主及其经典代表作,从泰戈尔、叶芝、纪德到近年来的莫言、阿列克谢耶维奇、莫言、鲍勃·迪伦、石黑一雄等,全面呈现百年来世界文学金字塔顶部的辉煌。

在新书发布会上,汪兆骞谈到,他写作这部有导读性质的书,是希望读者从多元、人性、文学和审美的角度看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作品,而不是从二元、非此即彼、非是即非、非黑即白的狭隘角度进行评判。他认为,文学一直在变革中前行,不断穿越历史隧道,至今文学空间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文学史的论域,呈现出一种更为复杂多元的景观,但是审视自我和社会,拷问人性,一直是文学的视域和生命。“文学是人学”,是灵魂的历史,其审美价值和意义的解读,与任何奖项毫无关系,譬如中国的曹雪芹无缘什么奖项,俄国的托尔斯泰也未摘得诺奖桂冠,但丝毫影响不了他们的作品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但毋庸置疑的是,纵观全世界的文学奖项,目前诺贝尔文学奖依然被视为世界最具权威性、最重要的文学奖项,获奖者及其作品均会被载入世界和自己国家的文学史册,同时还往往被当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荣耀。

知名文化评论人韩浩月说,他发现诺奖的几个有趣特点:获奖的诗人不少;双重国籍、流亡者不少(如奈保尔、米沃什等);现实生活一团糟。他认为,这恰好对应了经典文学产生的三个必然条件:诗歌是文学体裁中最纯粹的,写作者要纯粹;文化冲突可以帮助作家用更好的角度来观察人类存在的多样化,拥有上帝视角;把生活给予的痛苦转化成辉煌的文学。

著名作家张抗抗认为,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了人类的一种普遍价值,评选虽难免有遗珠之憾,但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世界文学的高峰。她总结道,《文学即人学》一书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客观,作者没有把自己的某些观点强加到诺奖作家身上,而是让读者自行判断;二是从人和人性的角度来评价作品;三是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和耐读性,作者用非学术化的语言把读者带入书中,以生动的叙述将作家的人生故事、创作经历、作品特点、评论界观点等巧妙融合,也有一定思想性和深刻性。不过,在谈到文学的未来时,张抗抗补充道,随着人类对环境、自然、动物等的进一步认识,将来文学可能不仅仅局限于“人学”,还会涉及更大的领域。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本文由永利棋牌app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王祥夫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网文资讯

关键词: 永利棋牌app